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武侠仙侠> 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> 第23章 朱颜罹宝剑 黑甲入名都(3)

第23章 朱颜罹宝剑 黑甲入名都(3)

书名: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| 作者:金庸| 本书类别:武侠仙侠

免费小说 www.xs26.com,最快更新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最新章节!

  袁承志察看殿中众人相斗情状,教中好手除何红药之外都曾为他点中穴道,委顿多时,这时穴道甫解,个个经脉未畅,行动窒滞。何铁手若要脱身而出,该当并不为难,然而她竟不冲出,似想以武力压服教众,惩治叛首。

  再拆数十招,忽见人群中一人行动诡异。这人虽也随众攻打,但脚步迟缓,手中捧着一个金色圆筒,慢慢向何铁手逼近。袁承志仔细看时,此人正是锦衣毒丐齐云璈。蓦地里只听他大叫一声,双手送前,一缕黄光向何铁手掷去。

  何铁手侧身闪开,那知这件暗器古怪之极,竟能在空中转弯追逐。其时数件兵刃又同时攻到,何铁手大声尖叫,已为暗器所中。这时袁承志也已看得清楚,这件活暗器便是那条小金蛇。何铁手身子晃动,疾忙伸手扯脱咬住肩头的金蛇,摔在地下,狠狠两钩,杀了两名教众。何红药大叫:“这贱婢给金蛇咬中啦。大伙儿绊住她,毒性就要发作啦!”

  何铁手跌跌撞撞,冲向后殿。她虽中毒,威势犹在,教众一时都不敢冒险阻拦。何红药纵身上前,弯刀如风,迳往她脑后削去。何铁手低头避过,还了一钩。潘秀达与岑其斯已拦住她去路。何铁手右肘在腰旁轻按,“含沙射影”的毒针激射而出。潘秀达闪避不遑,未及叫喊,已然毙命。何铁手肩上毒发,神智昏迷,铁钩乱舞,使出来已不成家数。

  袁承志眼见她转瞬之间,便要死于这批阴狠毒辣的教众之手,心想昨晚在宫中答允了收她为徒,虽说事急行权,毕竟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不能于危急中欺骗一个年轻女子,她眼下所以众叛亲离,实因拜己为师而起,此时眼见她命在顷刻,岂可袖手不理?忽地跃出,大叫:“大家住手!”

  教众见他突然出现,无不大惊,一齐退开。

  何铁手这时已更加胡涂,挥钩向袁承志迎面划来。袁承志侧身避过,左手伸出,反拿她手腕。那知她武功深湛,进退趋避之际已成自然,虽然眼前金星乱舞,但手腕一碰到袁承志的手指,左臂立沉,铁钩倒竖,向上疾刺,仍是既狠且准。袁承志一拿不中,叫道:“我来救你!”何铁手恍若不闻,双钩如狂风骤雨般攻来。袁承志解拆数招,右脚在她小腿轻勾,何铁手扑地倒下,突然睁眼,惊叫道:“师父,我死了么?”袁承志道:“咱们出去!”拉住她手臂提了起来。

  诸教众本在旁观两人相斗,见袁承志扶着她急奔而出,齐声发喊,纷纷拥上。

  袁承志转身叫道:“谁敢上来!”教众个个是惊弓之鸟,不知谁先发喊,忽地一窝蜂的转身逃入殿内,砰的一声,关上了殿门。

  袁承志见他们对自己怕成这个样子,不觉好笑,俯身看何铁手时,见她左肩高肿,雪白的面颊上已罩上了一层黑气,知她中毒已深,但想她日夕与毒物为伍,抗力甚强,总还能支持一会,于是抱起她奔回寓所。

  众人见他忽然擒了何铁手而来,都感惊奇。青青嗔道:“你抱着她干么?还不放手。”袁承志道:“快拿冰蟾来救她。”焦宛儿扶着何铁手走进内室施救。水云等却甚是气恼,亦觉不解。袁承志把前因后果说了,并道:“令师黄木道人的事,等她醒转后,自当查问明白。”仙都弟子一齐拜谢。

  过了一顿饭时分,焦宛儿出来说道:“她身上毒气已吸出来了,不过仍昏迷不醒。”袁承志道:“你给她服些解毒药,让她睡一忽儿吧。”

  焦宛儿应了,正要进去,罗立如从外面匆匆奔进,叫道:“袁相公,大喜大喜!”青青笑道:“你才大喜呀!”罗立如道:“闯王大军打下了宁武关。”众人齐声欢呼。

  袁承志问道:“讯息是否确实?”罗立如道:“帮里的张兄弟本来奉命去追寻……寻这位闵二爷的,恰好遇上闯军攻关,见到攻守双方打得甚是惨烈,走不过去。后来他眼见明军大败,守城的总兵官周遇吉也给杀了。”袁承志道:“那好极啦,义军不日就来京师,咱们给他来个里应外合。”

  此后数日之中,袁承志自朝至晚,甚是忙碌,以闯军“金蛇营”营主身份,会见京中各路豪杰,分派部署,只待义军兵临城下,举事响应。

  这天出外议事回来,焦宛儿道:“袁相公,那何教主仍昏迷不醒。”袁承志吃了一惊,道:“已有许多天啦,怎么还不好?”忙随着焦宛儿入内探望,只见何铁手面色憔悴,脸无血色,已然奄奄一息。

  袁承志沉思片刻,忽地叫道:“啊哟!”焦宛儿道:“怎么?”袁承志道:“常人中毒之后,毒气退尽,自然慢慢康复。但她从小玩弄毒物,平时多半又服用什么古怪药料,寻常毒物伤她不得,然一旦中毒,却厉害不过。我连日忙碌,竟没想到这层。”焦宛儿道:“那怎么办?”袁承志踌躇道:“除非把那冰蟾给她服了,或许还可有救……不过我们靠此至宝解毒,要是再受五毒教的伤害,只有束手待毙了。”焦宛儿也感好生为难。

  袁承志一拍大腿,说道:“我已答允收此人作徒弟,虽说当时是被迫答允,但总是答允过了,不能眼睁睁的见她送命,便给她服了再说。”焦宛儿觉得此事甚险,颇为不安,但袁承志既如此吩咐,自当遵从,于是研碎冰蟾,用酒调了,给她服下去。过不到一顿饭时分,何铁手脸色由青转白,呼吸平复,坐起身来,叫了声:“师父!”

  袁承志知道她这条命是救回来了,退了出去。洪胜海进来禀报,说仙都派掌门人水云道人来拜会。何铁手道:“我去会他们!”由宛儿扶着走向大厅。

  水云道人向袁承志见了礼,向何铁手打个问讯,说道:“何教主,我们师父的事,请您瞧在袁相公份上,明白赐告。”此言一出,随他而来的仙都众弟子都站起身来。

  何铁手冷笑道:“师父于我有恩,跟你们仙都派可没干系。我身子还没复原,你们是不是要乘人之危?我何铁手也不在乎。”她如此横蛮无礼,可大出众人意料之外。

  袁承志向水云等一使眼色,说道:“何教主身子不适,咱们慢慢再谈。”何铁手哼了一声,扶着焦宛儿进房去了。仙都诸弟子声势汹汹,七张八嘴的议论。袁承志道:“这事交在兄弟身上。黄木道长由我负责相救脱险便是。”仙都诸人这才平息。

  这数日中,闯军捷报犹如流水价报来:明军总兵姜瓖投降,闯军克大同;总兵王承胤、监军太监杜勋投降,闯军克宣府;总兵唐通、监军太监杜之秩投降,闯军克居庸。

  大同、宣府、居庸,都是京师外围要塞,向来驻有重兵防守。每一名总兵均统带精兵数万。崇祯不信武将,每军都派有亲信太监监军,权力在总兵之上,多所牵制。闯军一到,监军太监力主投降,总兵官往往跟从。重镇要地,闯军不费一兵一卒而下。

  数日之间,明军土崩瓦解,北京城中,乱成一团。

  这一日讯息传来,闯军已克昌平,北京城外京营三大营一齐溃散,眼见闯军已可唾手而取北京。

  又过数日,洪胜海进内禀报,门外有个赤了上身的乞丐模样之人,跪在地下不住叩头,说要请何教主饶恕,瞧模样是五毒教中的人。

  承志陪同何铁手出去,青青等也都跟了出去。只见隆冬严寒之际,那人赤裸上身,下身只穿了条烂裤,承志认得是锦衣毒丐齐云璈,便是放出小金蛇咬伤何铁手那人。

  何铁手冷冷的道:“你瞧瞧,我不是好好的吗?”齐云璈脸现喜色,不住叩头。何铁手道:“你来干什么?你若不是走投无路,也不会来见我。”齐云璈道:“小人罪该万死,伤了教主贵体。多蒙三祖七子保佑,教主无恙,真不胜之喜。”何铁手喝道:“你只道用金蛇伤了我,按本教规矩,你便是教主了?”齐云璈道:“小人敌不过那老乞婆,仔细思量,还是来归顺教主。小人该受千蛇噬身大刑,只求教主开恩宽赦。”说着双手高举,捧着一个金色圆筒,膝行数步上前。袁承志知道筒中装的便是那条剧毒小金蛇,他将此利器呈给何铁手,便是彻底投降归顺,再也不敢起异心了。

  何铁手嘻嘻一笑,道:“你既诚心悔过,便饶了你这遭,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……”

  伸手正要去拿圆筒,身上剧毒初清,突然间双足发软,身子一下摇晃。

  焦宛儿站在她身旁,正要相扶,突然路旁一声厉叫,一人蓦地窜将出来,纵到齐云璈身后,一弯腰,又纵了开去。只听齐云璈狂喊一声,俯伏在地,只见他背后插了一柄尺来长的利刀,深入背心,直没至刀柄。这一下犹如晴空霹雳,正所谓迅雷不及掩耳。

  众人齐声惊呼,看那突施毒手的人,正是老乞婆何红药。却见她啊啊怪叫,左手挥舞,双足乱跳,却总是摔不开咬在她手背上的一条小金蛇。原来齐云璈陡受袭击,顺手将小金蛇放了出来。齐云璈抬头叫道:“好,好!”身子一阵扭动,垂首而死。众人瞧着何红药,见她脸上尽是怖惧之色,一张本就满是伤疤的脸,更加似鬼似魔。她右手几番伸出,想去拉扯金蛇,刚要碰到时又即缩回,似乎一碰金蛇便有大祸临头一般。但见她白眼一翻,忽地从怀里摸出一柄利刃,刀光一闪,嚓的一声,已把自己左手砍下,急速撕下衣襟包住伤口,狂奔而去。

  众人见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,都呆住了说不出话来。

  何铁手弯下腰去,在齐云璈身上摸出那个金色圆筒,罩在金蛇身上,左手铁钩在何红药的断手上一划,切下金蛇咬住的手背肉,连肉和蛇倒在筒里,盖上塞子。

  众人回进屋内。袁承志对何铁手道:“你教里跟你作对的人死的死,伤的伤,已没人敢作反了,你回去好好收拾一下吧!”何铁手摇头道:“我不回去啦,以后我只跟着你。”

  袁承志神色尴尬,道:“你怎么跟着我?”何铁手道:“你是我师父,我跟着师父,才好学你的功夫啊!”忽地在承志面前跪下,连连磕头。承志大惊,忙作揖还礼,说道:“快别这样。”何铁手道:“你已答允了收我做徒弟,现下我磕头拜师。”

  承志道:“我已答允教你武功,并不反悔,但不必有师徒的名份。要收你入门,还须得我师父允准。”何铁手直挺挺的跪着,只不肯起身。袁承志伸手相扶。何铁手手肘一缩,笑道:“我手上有毒!”乌光一闪,铁钩往他手掌上钩去。

  袁承志双手并不退避,反而前伸,在间不容发之际,已抢在头里,在她手肘上一托,何铁手身不由自主的腾空而起。但她武功也真了得,在空中含胸缩腰,斗然间身子向后退开两尺,落下地来,仍是跪着。旁观众人见两人各自露了一手上乘武功,不自禁齐声喝采。

  袁承志道:“何教主休息一会儿吧,我要去更衣会客。”说着转身便要入内。何铁手大急,叫道:“你当真不肯收我为徒?”袁承志道:“兄弟不敢当。”何铁手道:“好!夏姑娘,我讲个故事给你听,有人半夜里把图画放在床边。”

  青青愕然不解。袁承志却已满脸通红,心想这何铁手无法无天,什么话都敢说,自己虽与阿九并未做甚过份之事,但青年男女深夜同床,给她传扬开来,不但青青生气,也败坏了自己和阿九的名声,不由得心中大急,连连搓手。

  何铁手笑道:“师父,还是答允了的好。”袁承志无奈,支吾道:“唔,唔。”何铁手大喜,说道:“好呀,你答允了。”双膝一挺,身子轻轻落在他面前,盈盈拜倒,行起大礼来。袁承志为势所迫,只得作个揖,还了半礼。众人纷纷过来道贺。

  青青满腹疑窦,问何铁手道:“你讲什么故事?”何铁手笑道:“我们教里有门邪法,只要画了一个人的肖像放在床边,向着肖像磕头,行起法来,那人就会心痛头痛,一连三个月不会好。先前师父不肯收我,我就吓他要行此法。”青青觉此话难信,却也无可相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