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武侠仙侠> 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> 第11章 娇娆施铁手 曼衍舞金蛇(4)

第11章 娇娆施铁手 曼衍舞金蛇(4)

书名: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| 作者:金庸| 本书类别:武侠仙侠

免费小说 www.xs26.com,最快更新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最新章节!

  袁承志叫道:“好指法!”左掌斜削敌颈。他知何铁手虽然掌上有毒,却害怕自己掌力沉猛,拳法一变,使出师门绝艺“破玉拳”来。这路拳法招招力大势劲,刘培生号称“五丁手”,尚且挡不住他五招。何铁手武功虽高,究是女流,见他一拳拳打来,犹如铁锤击岩、巨斧开山一般,那敢硬接?她本来脸露笑容,待见对方拳势如此威狠,不禁凛然生惧,游斗闪避,心中钦佩之极。只盼乘机钻研,学得他神妙武功的一招半式,或是看破半分关窍所在,却因对方变招太快太奇,只一瞥之间,又已变了另一招。何铁手心痒难搔,只想跪将下来,求道:“师父,请你教我这一招!”

  袁承志乘她退开半步之际,左掌上抬护顶,右拳猛的“石破天惊”,向身旁锦衣毒丐齐云璈身上打去。齐云璈叫道:“来得好!”张手向他拳上拿去,只要手指稍沾他拳头,剧毒便传了过去。袁承志那容他手指碰到,身子微蹲,左手反拿住他衣袖,恼恨此人凶蛮狠辣,以毒掌伤人,右足往他脚后回钩,左足一腿已踹在他右足膝盖下三寸处,喀喇声响,齐云璈膝盖登时脱臼,委顿在地。

  胡桂南本在与齐云璈激斗,登时缓出手来,奔去救援给三敌围在垓心的沙天广。袁承志叫道:“退到墙边,我来救人!”胡桂南依言反身,将青青和铁罗汉两个伤者扶到墙边。袁承志游目四顾,见沙天广与哑巴均以一敌三,沙天广尤其危急,当下左一脚右一脚,踢飞了两名五毒教弟子,纵入人丛,喀喀喀三声,围着沙天广的三人均已关节受损,或肩头脱榫,或头颈扭曲,或手腕拗折。他不欲多伤人众,又不敢与对方毒掌接触,每次均迅如闪电般抢近身去,隔衣拿住对方关节,一扭之下,敌人不是痛晕倒地,便动弹不得。他救了沙天广后,再抢到哑巴身旁。

  哑巴拳法颇得华山派精要,力敌三名高手,虽脱身不得,却不致落败。何铁手一声唿哨,五毒教人众齐向两人围来。袁承志东一窜,西一晃,缠住哑巴的两人一个下颚脱落,一个臂上脱臼,另一个一呆,给哑巴劈面一拳打中鼻梁,鲜血直流。哑巴打发了性,还要追打,袁承志拉住他手臂,拖到墙边,叫道:“大家快走,我来应付。”胡桂南当即游上高墙,将一行人众接应上去。袁承志在墙下来回游走,又打倒了十多名敌人,每人均是教中好手,但个个关节脱臼瘫痪。五毒教一败涂地,更无余力再斗。

  袁承志向何铁手拱手道:“教主姑娘,再见了!”哈哈长笑,背脊贴在墙上,倏忽间游到墙顶。何铁手心中只盼他指点武功,情不自禁的纵声大叫:“师父……”两个字出口,急忙收口,旁人不知她是在叫谁。何铁手心神荡漾,摇摇晃晃,几欲晕倒。

  何红药放声大叫,五枚钢套向袁承志上中下三路打去,心想他身在墙上,必然难于闪避。袁承志左袖挥出,五枚钢套倒转,反向五毒教教众打来。何红药见了这一手反挥暗器的功夫,大叫:“你是金蛇郎君的弟子么?”语音中竟似要哭出来一般。

  袁承志一怔,心想:“她跟金蛇郎君必有极深渊源。”念头转得快,身法更快,未及张口回答,已奔到墙边。

  潘秀达躺在地下高声发令,四名教众举起喷筒,四股毒汁猛向袁承志喷来。袁承志只感腥臭扑鼻,提气倒退丈余,毒汁发射不远,溅在地下,犹如墨泼烟薰一般。

  袁承志纵身高跃,手攀墙头,在空中打了个圈子,翻过墙头去了,姿势美妙。何铁手望见,不禁喝了一声采。片刻间哑巴等众人也都翻出墙外。袁承志见静悄悄的无人追出,却也不敢停留,把青青负在背上,和众人疾奔进城。

  魏涛声见双方一言不合,便即动手,急忙大声劝停,但双方出手凶狠,无人理会,他只好大声叫道:“对不住得很,慢走,慢走!”他虽听袁承志说决不相助朝廷,但毕竟目前惠王的图谋干系太大,万一败事,满门抄斩也还不够。他素知五毒教厉害,因此引见袁承志等与之相识,意在示威示警,好叫袁承志一伙息了与惠王爷作对的念头,待见双方争斗,料想五毒教武功既高,又会行使极可怖的剧毒,心中暗喜,只盼就此一举将袁承志等全数歼灭。不料事与愿违,竟让他们脱身,幸好这些人中不少中毒,就算不死,十天半月内也好不了,不会来干挠惠王爷的大事。

  袁承志将到住宅时,忽觉头颈中痒痒的一阵吹着热气,回过头来,青青噗哧一笑。袁承志知她并无大碍,心下宽慰,进宅后忙取出冰蟾,给铁罗汉治伤。余人虽未中毒,但激斗之下,都吸入了毒气,均感头晕胸塞,也分别以冰蟾驱毒。青青足上给何铁手打了一环,雪白的皮肤全成瘀黑,高高肿起。

  程青竹在一旁静听他们谈论刚才恶斗的经过,皱眉不语,这时忽然插口道:“袁相公,仙都派的黄木道人,听说就是死在五毒教手里的?”袁承志道:“有人见到么?”程青竹道:“要是有人见到,只怕这人也已难逃五毒教毒手。江湖上许多人都说,黄木道人死得很惨。仙都派后来大举到云南去寻仇,却又一无结果,也真希奇。”

  沙天广道:“程兄,那老乞婆果然狠毒,只可惜我们虽见到了,却不能为你报仇。”程青竹道:“我跟五毒教从无瓜葛,不知他们何以找上了我,委实莫名其妙。”

  袁承志道:“他们不喜欢我外号叫‘金蛇王’,你既跟我在一起,他们就向你下手。”程青竹道:“多半是这样。”袁承志问道:“程帮主……”向青青瞥了一眼,便不说下去了。青青道:“怕什么?我代你问好啦!程帮主,你受了重伤,你徒儿阿九知道么?她来瞧过你没有?”程青竹摇摇头。青青又问:“要不要我派人去通知她?”程青竹又摇摇头。青青转过头来,向承志双手一摊,耸了耸肩。承志心中确正想到阿九,不知青青何以如此机伶,一猜便猜个正着。

  忽然一名家丁进来禀报:“金龙帮的焦大姑娘要见袁相公。”青青秀眉一蹙,愠道:“她又来干什么了?”袁承志道:“请进来吧!”家丁出去领着焦宛儿进来。

  她走进厅,跪在袁承志面前拜倒,伏地大哭。袁承志见她一身缟素,心知不妙,忙伸手扶起,说道:“焦姑娘快请起,令尊他老人家好么?”焦宛儿哭道:“爹爹……给……给闵子华那奸贼害死啦。”袁承志惊问:“他……他老人家怎会遭难?”

  焦宛儿从身上拿出一个布包,放在桌上,打了开来,露出一柄精光耀眼的匕首,刃身上还残留着乌黑的血迹。袁承志连着布包捧起匕首,见刀柄上用金丝镶着“仙都门下子字辈弟子闵子华收执”几字,显是仙都派师尊赐给弟子的利器。

  焦宛儿哭道:“咱们到了马谷山,安顿好之后,爹爹在应天府有事要办,禀明了孙仲寿叔叔,我跟着爹爹一起回家,在徐州府客店里住宿。第二日爹爹睡到辰时过了,还不起来,我去叫他,那知……那知……他胸口插了这把刀……袁相公,请你作主!”说罢嚎啕大哭。

  青青本来对她颇有疑忌之意,这时见她哭得娇楚可怜,心感难过,把她拉在身边,摸出手帕给她拭泪,对袁承志道:“大哥,那姓闵的已应承揭过这个梁子,怎么又卑鄙行刺?咱们可不能善罢干休!”

  袁承志胸中酸楚难言,想起焦公礼慷慨重义,不禁流下泪来,隔了一阵,问道:“焦姑娘,后来你见过那姓闵的么?”焦宛儿哽咽道:“我见到爹爹不幸遭难,立即传讯回马谷山。孙仲寿叔叔派遣金龙帮旧部,赶到徐州来听我号令,为爹爹报仇。我们一路追赶那姓闵的,昨天晚上追到了顺天府。”青青叫道:“好啊,他在这里,咱们这就去找他。妹妹你放心,大伙儿一定帮你报仇。”程青竹、沙天广等早已得知袁承志在应天府为焦闵两家解仇的经过,听得闵子华如此不守江湖道义,都愤慨异常。沙天广怒道:“闵子华是什么东西,沙某倒要斗他一斗。”

  焦宛儿向众人盈盈拜了下去,凄然道:“要请众位伯伯叔叔主持公道。”

  程青竹一拍桌子,喝道:“闵子华在那里?仙都派虽然人多势众,老程可不怕他。咱们‘金蛇三营’早便是一家人了!”

  焦宛儿道:“爹爹逝世后,我跟几位师哥给他老人家收殓,灵柩寄存在徐州广武镖局,随即搜寻闵子华的下落。总是爹爹英灵佑护,没几天河南的朋友就传来讯息,说有人见到那姓闵的奸贼从河南北上。金龙帮内外香堂众香主一路路分批兜截,曾交过两次手,都给他滑溜逃脱了。侄女不中用,还给那奸贼刺了一剑。”

  袁承志见她左肩微高,知道衣里包着绷带,想来她为父报仇,必定奋不顾身,可是说到武功,自是不及仙都好手闵子华了。

  焦宛儿又道:“昨儿我们追到顺天,已查明了那奸贼的落脚所在。”青青急道:“在那里?咱们快去,莫给他溜了。”焦宛儿道:“他住在西城傅家胡同,我们帮里已有一百多人守在附近。”袁承志微微点头,心想:“她年纪虽小,办事精明干练。这次金龙帮倾巢而出,闵子华插翅难逃。”焦宛儿又道:“刚才我一位师兄在大街上遇着一位泰山大会中见过面的朋友,才知袁相公跟各位住在这里。”

  沙天广大拇指一翘,说道:“焦姑娘,你做事周到,闵子华已在你们掌握之中,你还是来请盟主主持公道,好让江湖上朋友们都说一句‘闵子华该杀’,好!”

  袁承志问道:“准拟几时动手?”焦宛儿道:“今晚二更。”她把匕首包回布包。青青道:“妹子,待会你还是用这匕首刺死他?”焦宛儿点了点头。

  袁承志想起焦公礼一生仗义,到头来却死于非命,自己虽已尽力,终究还是不能救得他性命,为德不卒,心下颇为歉疚,金龙帮已入了“金蛇三营”,自己义不容辞,要挑起这副担子。闵子华暗中伤人,理应遭报,但这事必须做得让仙都派口服心服,方无后患。

  各人用过晚饭,休息一阵,袁承志带同程青竹、沙天广、哑巴、胡桂南、洪胜海五人,随着焦宛儿往傅家胡同而去。青青、铁罗汉两人受伤,不能同行,单铁生自行回家养伤。青青连声叹气,咒骂何铁手这妖女害得她动弹不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