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武侠仙侠> 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> 第10章 娇娆施铁手 曼衍舞金蛇(3)

第10章 娇娆施铁手 曼衍舞金蛇(3)

书名: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| 作者:金庸| 本书类别:武侠仙侠

免费小说 www.xs26.com,最快更新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最新章节!

  齐云璈拿起身旁一只陶罐,伸手掏了一把黄色糊状之物,敷在木盘高起的边缘上,围成圆圈,袁承志闻到气息辛辣,料想是硫磺之类克制蛇虫的药物。齐云璈转过身去,捧过供在中间桌上的一只黄色方匣,放在桌心,点燃三枝线香,插入香炉,然后跪下磕头。何铁手、潘秀达、何红药等一齐行礼。齐云璈拜毕站起,打开匣盖,取出一根黄金圆筒,走到沙盘边上,左手提高金筒,右手抽起筒口的一片金片,蓦地金光闪动,一条小金蛇跃入盘中。齐云璈立即退开,香烟袅袅之中,各教众躬身行礼,喃喃念咒。

  那小金蛇昂起头来,一张口,便将一只小蛤蟆吞入了肚中。小金蛇灵动异常,见到小蛤蟆跃在空中,它尾部撑着盘底弹起,横飞过去,吞食蛤蟆,身法既巧妙,又好看。青青只瞧得拍手叫好,甚是高兴。那金蛇吃得五六只蛤蟆,便即饱了,张口对着一只只余下的蛤蟆以及青蛇、蜈蚣等毒物喷气,那些毒物给蛇气一喷中,便即翻身摔倒,一个个肚皮向天颤动。各毒物害怕之极,四散奔逃,但小金蛇灵动无比,立即追上喷毒,片刻之间,盘中几十只毒物尽数晕倒翻转,初时肚皮尚不住颤动,过了一会尽数不动,似已给蛇毒毒毙。袁承志暗暗心惊,心想这小金蛇毒性如此厉害,委实罕见。

  那小金蛇在沙盘中迅速游动,突然弹起,凌空打两个筋斗,似是一显身手。

  这么翻了几个筋斗,游了几圈之后,小金蛇盘成个蛇饼,昂起了头,四下观看,再不动弹。袁承志蓦地想起:“金蛇郎君在秘笈中所传击破棋仙派五行阵之法,多半便是从小金蛇的行动中学来的,他在敌人围中盘起不动,隐藏自身全部弱点,只待敌人出手,他再后发制人,实是高明之极。‘金蛇郎君’这外号,料想必与这小金蛇有关。”

  只见齐云璈将那黄金筒用绳子吊在一根竹杆上,伸过竹杆,将金筒悬入沙盘放下,筒口打开,对着金蛇。他不敢走近沙盘,似乎怕金蛇跃起伤人。众教徒又皆躬身念诵,小金蛇身子伸展,突然间嗤的一声,钻入金筒,就此不出。齐云璈收杆捧筒,轻轻插下筒口金片,封住筒口,双手捧筒,放入金匣,盖上匣盖后又再磕头。

  何铁手回坐椅中,对青青道:“夏相公,请问令尊尊姓大名?”青青道:“我姓夏,我爸爸自然也姓夏。”那老乞婆何红药本来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青青,突然从椅中跳了出来,伸出双手,抓向她肩头,喝道:“金蛇郎君夏雪宜是你什么人?”她相貌奇丑,声音却清脆动听。青青吃了一惊,忙即从椅中跃出避开,喝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陡然间衣襟带风,教主何铁手下首两人同时跃前,站在老乞婆两侧,同声叫道:“那姓夏的小子在那里?”袁承志见这两人的身形微晃,便倏然上前半丈,武功甚高。这两人一个又高又瘦,正是潘秀达,另一个中等身材,面容黝黑,似是个寻常乡下人,乃是岑其斯。两人都是五十岁左右年纪。

  青青以前因身世不明,常引以为耻,但自听母亲说了当年的经过之后,对父亲佩服得了不得,当下昂然道:“金蛇郎君是我爹爹,你们问他干么?”

  老乞婆仰头长笑,声音凄厉,令人不寒而栗,叫道:“他居然没死,还留下了你这孽种!我是何红药,他在那里?”青青下巴一扬道:“为什么要对你说?”

  老乞婆双眉竖起,两手猛向青青脸上抓来。这一下发难事起仓卒,青青不及躲避,眼见老乞婆套着明晃晃钢套的尖尖十指,便要触到青青雪白娇嫩的脸颊,袁承志右手衣袖向前挥出,噗的一声,击中老乞婆双臂中间,乘势卷送。老乞婆身不由主,向后翻了个筋斗,腾的一声,坐落在地。

  这一来五毒教众人相顾骇然,何红药是教中高手,比教主何铁手还高着一辈,怎地这少年一出手,就轻轻易易的将她摔个筋斗?虽然魏涛声引介他是七省武林盟主,但眼见他年纪轻轻,貌不惊人,居然武功如此奇高,各人尽皆讶异。何铁手更是仰起了头,呆呆出神。她自己的武功已臻一流高手之境,但万万想不到袁承志衣袖这么一挥落、一卷送,竟可将何红药摔倒,震惊之下,不禁艳羡仰慕,竟然神不守舍,宛似陡然间见到了奇异之极的事物一般。

  潘秀达和岑其斯是五毒教的左右护法,两人相顾,点一点头。潘秀达道:“我来领教。”双掌摆动,缓步上前。

  沙天广道:“袁相公,我接他的。”袁承志道:“沙兄,用扇子。他手指上有毒尖环,这也是兵器!”沙天广展开阴阳扇,便跟潘秀达斗在一起。这边哑巴与岑其斯默不作声的拳打足踢,斗得火炽。五毒教众人蜂拥而上。胡桂南、铁罗汉、青青各出兵刃接战。五毒教教众除了本来坐在椅中的十六人外,后殿又涌出二十余人助战。

  何红药势如疯虎,直往青青身前奔来。袁承志知此人下手毒辣,不可让她接近青青,等她奔近,忽地跃出,伸手抓住她后心,提起来掼了出去。

  何铁手粉脸一沉,伸出右手食指,放在手中嘘溜溜的一吹。五毒教教众立即同时退开。众人扑上时势道极猛,退下去也真迅捷,突然之间,人人又都在教主身后整整齐齐的排成两列。何铁手脸露微笑,对袁承志道:“袁相公模样斯文,却原来身负绝技,让我领教几招。”袁承志道:“贵教各位朋友我们素不相识,不知什么地方开罪各位,还请明言。”

  何铁手脸上一红,柔声道:“我们大家都是惠王爷招贤馆的宾客,原本是一路同道。你又说愿意取消‘金蛇王’的名号,我们已感激不尽。但这时忽然有金蛇郎君牵涉在内,请问金蛇郎君眼下是在那里?”

  青青一拉袁承志的手,低声道:“别对她说。”袁承志道:“教主跟金蛇郎君相识么?”何铁手道:“他跟敝教很有渊源,家父就是因他而归天的。敝教教众万余人,没一个不想找他。”袁承志和青青一惊,均想金蛇郎君行事不可以常理测度,到处树敌,五毒教恨他入骨,也非奇事。袁承志道:“金蛇郎君离此万里,只怕各位永远找他不着了。”

  何铁手道:“那么把他公子留下来,先祭了先父再说。”她说话时轻颦浅笑,神态腼腆,全似个羞人答答的少女,可是说出话来却狠毒之极。

  袁承志道:“常言道一人做事一人当。各位既跟金蛇郎君有梁子,还是去找他本人为是。”何铁手道:“先父过世之时,小妹还只五岁。十八年来,那里找得着这位前辈?如把他公子扣在这里,他自然会寻找前来。咱们过去的帐,就可从头算一算了。”

  青青叫道:“哼,你也想?我爹爹倘若到来,管教把你们一个个都杀了。”

  何铁手微笑道:“不见得罢!”转头问何红药:“像他爹爹吗?”何红药道:“相貌很像,骄傲的神气也差不多。”何铁手细声细气的道:“袁相公,各位请便。我们只留下夏公子。”

  袁承志寻思:“他们只跟青弟一人过不去。此处情势险恶,我先把她送出去再说。”向何铁手一揖,说道:“再见了。”语声方毕,左手已拦腰抱起青青,出厅穿过院子,奔到墙边。墙垣甚高,他抱了青青后,更加不能一跃而上,托住她身子向上抛去,叫道:“青弟,留神!”五毒教众人齐声怒喊,暗器纷射。袁承志衣袖飞舞,叮叮当当一阵乱响,暗器都已打落。青青双手已抓住墙头,正要踊身外跃,何铁手倏地离座,左掌猛地向袁承志面门击到。

  袁承志见她身形甫动,一股疾风便已扑至鼻端,快速之极,以如此娇弱女儿而具如此身手,不禁惊佩,喝道:“好!”上身陡缩,见击到面前的竟是黑沉沉的一只铁钩,更加吃惊。何铁手右手微挥,一只金环离腕飞上墙头,喝道:“下来!”青青顿觉左腿剧痛,双手松脱,跌下墙来。何红药怪声长笑,五枚钢套忽离指尖,向她身上射去。

  这顷刻之间,袁承志已和何铁手拆了五招。两人攻守都迅疾之至。他百忙中见青青势危,一把铜钱掷出,铮铮铮响声过去,何红药的五枚钢套都给打落在地。

  何铁手娇喝一声:“好俊功夫!”左手连进两钩。袁承志看清楚她右手白腻如脂,五枚尖尖的指甲上还搽着粉红的凤仙花汁,挥掌劈来,掌风中带着一阵浓香,但左手手掌却已割去,腕上装了一只铁钩。这铁钩铸作纤纤女手之形,五爪尖利,使动时锁、打、刺、戳,虎虎生风,灵活绝不在肉掌之下。袁承志叫道:“沙兄,你们快夺路出去。”但沙天广等人此时已为五毒教教众缠住拚斗,重围之下,那里抢得出去?

  袁承志乍遇劲敌,精神陡长,伏虎掌法施展开来,威不可当。

  何铁手武功别具一格,虽也拳打足踢,掌劈钩刺,但拳打多虚而掌击俱实,有时一掌轻轻捺来,全无劲道。袁承志只道她手下留情,不使杀着,于是发掌之时也稍留余地,酣斗中时时回顾青青,见她坐在地下,始终站不起身,心下挂虑,便即抢攻数招,将何铁手逼退数步,待要过去扶青青站起。

  猛听得啪的一声响,铁罗汉和齐云璈四掌相对,各自震开。铁罗汉大叫一声,上前再攻,拆不数招,手掌渐肿。他又气又急,大声嚷道:“这些家伙掌上有毒,别着了道儿。”袁承志这才省悟,原来何铁手掌法轻柔,其实是在诱自己上当对掌,用心阴毒,决非有意容让,眼见情势紧急,当即抢向青青身边,伸手相扶。

  何铁手见他扶起青青,不容他再去救铁罗汉,身法快捷,如一阵风般欺近身来。袁承志叫道:“何教主,在下跟你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何以如此苦苦相逼?你不放我们走,莫怪无礼。”何铁手一笑,脸上露出两个酒涡,甚是妩媚,说道:“我们只留夏公子一人,尊驾就请便吧。”

  袁承志左足横扫,右掌呼的一声迎面劈去,何铁手伸右手挡架,猛见袁承志这一掌来势奇劲,倘若双掌相交,即使对方中毒,自己的手掌也非折断不可。瞬息间手掌变指,微向上抬,迳点袁承志右臂“曲池穴”。这一指变得快,点得准,的是高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