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武侠仙侠> 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> 第3章 挥椎师博浪 毁炮挫哥舒(3)

第3章 挥椎师博浪 毁炮挫哥舒(3)

书名: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| 作者:金庸| 本书类别:武侠仙侠

免费小说 www.xs26.com,最快更新碧血剑(下卷)(新修版)最新章节!

  在路上行了四五日,这天来到一条山峡险道,眼见是极陡的下山路,雷蒙与彼得指挥士兵,每一尊大炮由十名士兵用巨索在后拖住,以防山路过陡,大炮堕跌。山路越走越险,众人正自提心吊胆,全力拖住大炮,突然山凹里飕飕之声大作,数十枝羽箭射了出来。

  十多名洋兵立时中箭,另有十多枝箭射在骡马身上。牲口受痛,向下急奔,众洋兵那里拉扯得住?十尊大炮每一尊都重达千余斤,下堕之势非同小可。加之路上又突然出现陷坑,许多骡马跌入坑里。只听得轰隆之声大作,最后两尊大炮忽然倒转,一路筋斗翻了下去。数名洋兵给压成了肉酱。前面的八尊大炮立时均受推动。

  众兵顾不得抵挡来袭敌人,忙向两旁乱窜。有的无路可走,见大炮滚下来的声势险恶,踊身跳避,跌入了峡谷。十尊大炮翻翻滚滚,向下直冲,越来越快。骡马在前疾驰,不久就给大炮赶上,压得血肉横飞。过了一阵,巨响震耳欲聋,十尊大炮都跌入深谷去了。

  雷蒙和彼得惊魂甫定,回顾若克琳时,见她已吓得晕了过去。两人救起了她,指挥士兵伏下抵敌。敌人早在坡上挖了深坑,用山泥筑成挡壁,火枪射去,伤不到一根毫毛,羽箭却不住飕飕射来。战了两个多时辰,洋兵始终不能突围。

  雷蒙道:“咱们火药不够用了,只得硬冲。”彼得道:“叫钱通四去问问,这些土匪到底要什么。”雷蒙怒道:“跟土匪有什么说的?你不敢去,我来冲。”彼得道:“土匪弓箭厉害,何必逞无谓的勇敢?”雷蒙望了若克琳一眼,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,骂道:“懦夫,懦夫!”彼得气得面色苍白,低声道:“等打退了土匪,叫你知道无礼的代价。”雷蒙一跃而起,叫道:“是好汉跟我来!”彼得叫道:“雷蒙上校,你想寻死么?”众洋兵知道出去就是送死,谁肯跟他乱冲?雷蒙仗剑大呼,奔不数步,一箭射来,穿胸而死。

  彼得与众洋兵缩在山沟里,仗着火器锐利,敌人不敢逼近,僵持了一日一夜,只盼官兵来救。但其时官场腐败异常,若是调兵遣将,公文来往,又要请示,又要商议,不耗到十天半月,决不能调派一兵一卒。

  守到第二日傍晚,众兵饿得头昏眼花,只得竖起了白旗。钱通四高声大叫:“我们投降了,洋大人说投降了!”山坡上一人叫道:“把火枪都抛出来。”彼得道:“不能缴枪。”敌人并不理会,也不再攻,过了一会,忽然一阵肉香酒香,随风飘了过来。众洋兵已一日两夜没吃东西,这时那里还抵受得住?纷纷抛出火枪,奔出沟来。彼得见大势已去,只得下令弃械投降。众兵把火枪堆在一起,大叫大嚷要吃东西。

  只听得两边山坡上号角声响,土坑中站起数百名大汉,弯弓搭箭,对住了众洋兵。几个人缓步过来,走到临近,彼得看得清楚,当先一人便是那晚救了自己性命的少年。他身旁那人正是曾给雷蒙击落头巾的少女。若克琳叫道:“啊,就是这批有魔法的人!”彼得拔出佩剑,走上几步,双手横捧,交给袁承志,意示投降,心想此人于己有恩,输在他手下也还值得。

  袁承志先是一楞,随即领悟这是服输投降之意,于是摇了摇手,对钱通四道:“你对他说,他们洋兵带大炮来,如是帮助中国守卫国土,抵抗外敌,那么我们很是感谢,当他们是好朋友。”钱通四照他的话译了。彼得连连点头,伸出手来和袁承志握了握。

  袁承志又道:“但你们到潼关去,是帮皇帝杀我们百姓,这个我们就不许了。”彼得道:“是去打中国百姓么?我完全不知道。”袁承志见他脸色诚恳,相信不是假话,又道:“全中国的百姓很苦,没饭吃,要饿死。只盼有人领他们打掉皇帝,脱离苦海。皇帝怕了,叫你们用大炮去轰死百姓。”彼得道:“我也是穷人出身,知道穷人的苦处。我这就回本国去了。”袁承志道:“那很好,你把兵都带走吧。”

  彼得下令集队。袁承志命部下拿出酒肉,让洋兵饱餐了一顿。彼得向袁承志举手致敬,领队上坡。袁承志叫道:“干么不把火枪带走?”钱通四译了。彼得奇道:“那是你的战利品。你放我们走,不要我们用钱来赎身,我们已很感谢你的宽洪大量了。”

  袁承志笑道:“你已失了大炮,再不把枪带走,祇怕回去长官责罚更重。拿去吧。”彼得道:“你不怕我们开枪打你们么?”袁承志哈哈笑道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我们中国人讲究言而有信,既当你是朋友,那有疑心!”彼得连声道谢,命士兵取了火枪,列队而去。他一路上坡,越想越感佩,命众兵坐下休息,和钱通四两人又赶回来,从怀里取出一个布包,对袁承志道:“阁下如此豪杰,我有一件东西相赠。”钱通四译成了华语。

  袁承志打开布包看时,见是一张摺叠着的厚纸,摊了开来,原来是幅地图,图中所绘的似是大海中的一座岛屿,图上注了许多弯弯曲曲的文字。

  彼得道:“这是南方海上的一座大岛。岛上气候温暖,物产丰富,真如天堂一样。我航海时到过那里。”袁承志问道:“你给我这图是什么意思?”彼得道:“你们在这里很辛苦,不如带了中国没饭吃的受苦百姓,都到那岛上去。”

  袁承志暗暗好笑,心道:“你这外国人心地倒好,只不过不知我们中国有多大,亿万之众,凭你再大的岛也居住不下。”问道:“这岛上没人住么?”彼得道:“有时有西班牙的海盗,有时没有。你们这样的英雄好汉,也不会怕那些该死的西班牙海盗。”袁承志见他一片诚意,就道了谢,收起地图。彼得作别而去。

  钱通四转过身子,正要随同上山,青青忽地伸手,扯住他的耳朵,喝道:“下次再见你作威作福,欺侮同胞,小心你的狗命!”钱通四耳上剧痛,连说:“小人不敢!”他口中少了许多牙齿,说话漏风,倒似说:“小人颇敢!”

  袁承志指挥众人,爬到深谷底下去察看大炮,见十尊巨炮互相碰撞,都已毁得不成模样,无法再用,于是掘土盖上。袁承志见大功告成,与侯飞文等群豪欢聚半日,痛饮一场,这才分手。次日会齐了哑巴、洪胜海等人,带了铁箱,向京师进发。

  这一役胡桂南厥功最伟,弄湿火药、掘坑陷炮等巧计都是他想出来的。众人一路上对他不断称扬,再也不敢轻视他是小偷出身。

  袁部三营初出茅庐,便建奇勋,“金蛇营”的名声大振。其后闯军进攻潼关,明朝兵部尚书督师孙传庭战死,麾下大将高杰弃关逃赴西安,闯军攻破潼关,得西安,再取北京,袁部毁炮挫敌之功甚巨。

  此去一路之上,但见焦土残垣,野犬食尸,尽是清兵烧杀劫掠的遗迹,群雄看得尽皆心头火起。沙天广道:“可惜那日没杀了鞑子兵的元帅阿巴泰。盟主,咱们赶上去刺杀他如何?”青青首先便鼓掌叫好。袁承志沉吟不答。青青道:“去杀了鞑子兵元帅有甚不好?也免得孙仲寿叔叔老是埋怨。”袁承志道:“要刺杀鞑子的头子,杀得越大越好,咱们索性便去刺杀满清的皇帝皇太极。”众人一怔,随即齐声欢呼。

  袁承志详细询问洪胜海,满清的京城如何防卫,如何方能混入皇宫。洪胜海道:“满清的京城在沈阳,现今叫作盛京,那盛京规模简陋,可万万及不上北京了。小人先前在睿亲王多尔衮手下当差,有块腰牌,可以直进睿亲王府,皇宫却没进去过。”袁承志道:“咱们这就去盛京,到了之后相机行事。”

  一行人先到北京顺天府,租到住所后将铁箱埋入地下,由程青竹率领青竹帮的几名得力头目留守,袁承志等出京向北进发,出山海关后,不一日到了盛京。

  众人在一家小客店中歇了,商议混进宫中之策。洪胜海道:“相公,依小人之见,请你委屈一下,扮作小人的伙伴,先去见多尔衮。他是鞑子皇帝的亲弟弟,在各位王爷中最得宠信,权力最大。咱们或能凭着他带进宫去。”袁承志道:“多尔衮派你送信给司礼太监曹化淳,你又怎地回报?”洪胜海道:“小人只说曹化淳还没能见到,但在北京打探到了机密军情,因此先行回报。”袁承志道:“什么机密军情?”洪胜海道:“小人胡说八道一番,说是明朝皇帝已向西洋国借兵,借来几百门大炮,数千洋枪队,日内就来攻打满洲。”袁承志喜道:“此计大妙,多尔衮听了,定要去禀报鞑子皇帝。”于是向青青要了那枝洋枪,对洪胜海道:“你说我是西洋兵的通译钱通四,因此得悉内情。”

  青青大笑,说道:“承志哥哥,你什么人不扮,却去扮那个狗通译钱通四,我打掉你满嘴牙齿再说!”说着举起右手,假意向袁承志嘴上打去。袁承志张口便咬,青青忙缩手不迭。袁承志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冒充西洋话,众人尽皆大笑。

  当日午后,袁承志随同洪胜海,去睿亲王府求见王爷。多尔衮随即传见。袁承志见那多尔衮三十一二岁年纪,身形高瘦,一脸精悍之气。洪胜海跟他说了一阵满洲话,多尔衮果然神色大变,随即以汉语询问袁承志。袁承志取出洋枪,放在桌上,将先前与洪胜海商量好的言语说了。多尔衮沉吟良久,说道:“你们报讯有功,我有重赏。这就下去吧。明日再来伺候,听取吩咐。”两人无奈,只得磕头退出。

  袁承志无缘无故向鞑子王爷磕了几个头,却见不到皇太极,回到客店,老大发闷。寻思一会,要洪胜海带到皇宫外去察看了一番,决意晚间迳行入宫行刺。

  他想此举不论成败,次日城中必定大索,捉拿刺客,于是要各人先行出城,约定明日午间在城南二十里处一座破庙中相会。各人自知武功与他相差太远,多一人非但帮不了忙,反而成为累赘,单是他一人,脱身便容易得多,俱各遵命,都力劝他务须小心。

  青青出门时向袁承志凝望片刻,低声道:“承志哥哥,鞑子皇帝刺得到果然好,刺不到也就罢了,你自己可千万要保重。你知道,在我心中,一百个鞑子皇帝也及不上你一根头发,我若是从此再也见不到你……”说到这里,眼圈儿登时红了。

  袁承志要让她宽怀,伸手拔下头上一根头发,笑道:“我送一百个鞑子皇帝给你。”说时将头发递将过去。青青噗哧一笑,眼泪却掉了下来。

  袁承志等到初更时分,携了金蛇剑与金蛇锥,来到宫墙外。眼见宫外守卫严密,悄步绕到一株大树后躲起,待卫士巡过,轻轻跃入宫墙。眼见殿阁处处,却不知皇太极居于何处,一时大费踌躇,心想只有抓到一名卫士或太监来逼问。

  他放轻脚步,走了小半个时辰,不见丝毫端倪,心道:“这件事艰难万分,怎比得当日大功坊中夜探?务须沉住了气,今晚不成,明晚再来,纵然须花一两个月时光,那也不妨。”既这么想,走得更加慢了,绕过一条回廊,忽见花丛中灯光闪动,忙缩身在假山之后,过不多时,只见四名太监提了宫灯,引着三名官员过来。他眼见人多,倘若抢出擒人,势必惊动,只要一声张,皇帝有备,便行刺不成了,当下蹑足在后跟随,只见那七人走向一座大殿,进殿去了。殿外匾额写着“崇政殿”三字,旁边有行弯弯曲曲的满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