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都市言情> 浪子邪医> 2086 好药

2086 好药

书名:浪子邪医| 作者:九月鹰飞| 本书类别:都市言情

免费小说 www.xs26.com,最快更新浪子邪医最新章节!

  余冬语穿的是一条无袖款的旗袍,一米七多的个头,给合体的旗袍一衬,恰好又有最后一缕夕阳打过来,打在她身上,给丝质绣金凤的旗袍一反射,那一刻,她真的就象一只天上的金凤凰,熠熠生辉。

  “这位是余老师吧。”

  还好,雷青松老革命了,又开过眼,稳得住,虽然明显的愣了一下,但还是马上醒过神来,笑着打招呼:“早在小阳过来之前,就听老李提起过余老师了,不过那会儿条件有限,余老师能在打水村开办小学,也是大功一件啊。”

  “雷县长客气了。”余冬语微微一笑,没有半丝半拘谨:“身为中国人,为新中国的建设,出一点微薄之力而已。”

  说着肃手:“雷县长你请坐,我去泡茶。”

  说着,拿了毛巾,款款的进去了。

  她说话得体,举止有度,而且绝无窘迫之色,这个风仪,让雷青松又暗吃一惊:“这个女人不简单啊,只怕是大家之女。”

  他却不知道,余冬语在那一边,是当过派出所所长的,正经官面上的人物,待人接物,早就练出来。

  反而阳顶天是个土包子,只不过这家伙是个挂逼,见了阎王都敢装逼的。

  “雷县长,坐。”

  阳顶天请雷青松坐,雷青松却先跟阳顶天握手:“小阳,谢谢你了,我代表县里,代表国家,真心感谢你。”

  “我说雷县长啊。”阳顶天笑:“你代表县里就算了,能不能不要代表国家,你是中国人,我也是啊,凭什么你要代表我?”

  在那边,曾经有一段,阳顶天极度讨厌被代表,不过这会儿他倒只是开个玩笑。

  县里的人见了雷青松,不是过于恭谨,就是过于紧张,他哪里见过阳顶天这样的油条啊,着实愣了一下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:“是是是,都是中国人,都为建设国家出力,我确实不能代表国家,这个表述有错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他这态度不错,符合阳顶天对这个时代的认知,请雷青松坐下,余冬语亲手泡了茶来,大丫又切了西瓜来,这是吃西瓜的季节,但是,打水村里能吃上西瓜的,却只有阳顶天一家,即便是现在,也没哪家舍得去买西瓜吃。

  “雷县长,吃块西瓜,井里冰了一天,刚提出来的。”

  “余老师客气了。”雷青松拿了一块西瓜,余冬语又把盘子送到老黑叔面前,老黑叔也拿了一块,然后送到阳顶天面前,阳顶天也取了一块。

  雷青松眼角余光瞟了一眼余冬语,先前没看清楚,这会儿算是看清楚,暗赞一声:“还真当得起倾国倾城四个字。”

  他不好盯着余冬语看,吃了一口西瓜,对阳顶天道:“小阳,你带回来的药里,是有链霉素吗?可以治结核的那种。”

  “是的。”阳顶天点头:“不过不多,香江那边货也少,我托人想了办法,也只买到一百支。”

  “这也能救好几条人命了。”

  确认是链霉素,雷青松放下心来,诚心致谢:“小阳同志,真的谢谢你了,我们县医院的朱院长,不知跟我念叼过多少次,说有几个结核病人,必须要有链霉素,再不给药,拖不过今年冬天。”

  “县里的病人,都是些什么人啊?”阳顶天问。

  “有一个是参加革命多年的老同志,还有一个大学生,那是个人才,另外两个,就是下面镇上的吧,具体的,要问朱院长才知道。”

  阳顶天这么问,是有目地的,眼见雷青松张口就答,不象做假,他暗暗点头,又道:“这个链霉素非常贵,我买过来,就是一根小黄鱼一支,我不加价,但也是天价了,不能给普通人用吧,要用也只能给领导用。”

  “哎,小阳同志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”雷青松摇头:“药就是用来治病的嘛,领导的命是命,百姓的命也是命,都是新中国的一份子,没有什么分别的。”

  他说得义正辞严,而阳顶天通过灵机感应,也知道雷青松说的是真话,不由得感慨:“这才是老革命啊,我喜欢这个时代。”

  “雷县长,冲着你这话,我这一批药品,不要钱,算我捐的。”

  见雷青松要张口,阳顶天伸手止住他:“当然,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,不过我可以开句口,只要雷县长你们对所有人一视同仁,我以后进的药品,全都不加价,什么价进的,就什么价卖给县里。”

  “小阳同志,我代表全县百姓,谢谢你。”雷县长激动之下,猛地站起来,敬了个礼。

  “这可不敢当。”阳顶天也站起来,对雷青松这样的老革命,阳顶天还是很敬佩的。

  说话间,摩托车轰鸣,到门前嘎然而目。

  随即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快步进屋,一见雷青松就叫:“雷县长,链霉素在哪里?”

  链霉素过于贵重,又只有一百支,雷青松直接让警卫员抱在怀里呢,这会儿就叫:“在这里,我先给你介绍,这位是小阳,阳顶天,链霉素就是他带回来的,而且他说了,这一百支链霉素,还有另外一批药品,免费捐给县里。”

  又给阳顶天介绍:“小阳,这位是县医院朱子贵朱院长。”

  “小阳同志你好,你可解决大问题了。”朱子贵双手握着阳顶天的手,带着这个时代特有的那种热情。

  “朱院长客气了。”阳顶天道:“朱院长你看看药,看对不对。”

  “我看看。”朱子贵从警卫员手里接过药盒,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,打开,拿起一支,对着夕阳,仔细的看,那情形,就仿佛是在看一样绝世珍宝。

  “没有错。”

  朱子贵是留学回来的,认识英文,仔细看完,他激动的道:“是辉瑞公司生产的正品,这可是救命的宝贝啊。”

  他说着,又小心翼翼的把药放到盒子里,然后就紧紧的抱在了怀里,对雷青松道:“雷县长,那我先回去了,回去我就给老杨他们把药用上,今晚上他们就能舒服的过一夜了,有得几个疗程,他们就能好起来。”

  说着给阳顶天一点头:“小阳同志,谢谢你,我先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