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都市言情> 天下第一道长> 第二十章,人间道

第二十章,人间道

书名:天下第一道长| 作者:诸羊黄昏| 本书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“叮,恭喜宿主,获得神通天剑术。”

    “天剑术:指万物为剑,指万物为刃,心之所在,剑之所至,能驭万物为剑的神通法门。”

    系统并没有和李云讨论太多,只是将这奖励给了李云。

    在系统的声音响起时,李云便觉得身体发生了一点变化。

    名为天剑术的神通已经习得。

    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的奇妙知识充斥着李云的意识之海。

    “好玄妙的神通啊。”

    秋叶落在李云的头上,心念一动,这枯黄的秋叶立刻变得坚硬无比,仿佛利刃一般。

    指物为剑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李云一边摆弄着这新鲜的神通,一边来到了一个人群熙熙攘攘的小县城处。

    一个骑着牛的道士进了县城也是稀奇。

    道士不稀奇,牛也不稀奇,骑着牛的道士就有点稀奇了,特别是这道士看起来气质端是出尘,出现在这小地方总归是让人感到一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这骑着牛的道士稀奇归稀奇,倒也不太会引起更多的波澜了,在人们的惊讶声后,生活该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毕竟让大家都有着各自的生活,生活都有那么多事情了,何必去多加关注一个道士呢?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李云正闭目养神,消化着神通的知识,而青牛则是乖乖的度步行走。

    “人间,真挺好。”

    青玄对于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,毕竟他接触过人最多的地方就是村子,像县城这种人流聚集地,他以前可不敢靠近,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集市,孩童,人与人之间,灯红酒绿人间。

    李云听到了青玄的声音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恋上人间了?”

    “人间有喜乐,何人会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人间不仅仅有喜乐,也有哀怨,并非你想象中的那般美好。”李云摸了摸青玄的脑袋说道:“如今你不明白,往后你看多了,便明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青玄自然是没听进去,只是自顾自的走着,走马观花一般的欣赏着人间的喜乐。

    山间有悠然,人间有喜乐,青玄这两点都喜欢,所以他很喜欢人类,喜欢散发着善良平和气质的人类,不喜欢散发着腥臭恶念气场的人类。

    “贫道要打坐一番,注意一下车流行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李云就进入了打坐状态之中,在青牛的背上尽情的参悟神通道法,由着这青牛自由自在去了。

    青玄则是慢悠悠的行走,老神自在的欣赏着这人间道,正当他走在集市间的时候,突听前方有骚乱之声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前方有一个夺路而逃的黄发男子,神色紧张的冲向这一边,手中还有匕首,匕首上还隐隐有未干的血色。

    “滚开!给老子滚!他妈的都不要命了,都给老子滚!不滚开老子砍死你们!”

    这黄发男子一边逃跑还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刀子,丝毫不在意刀子会不会伤害到人,或者说他本人就是一个亡命之徒!

    路人被这黄发男子吓得纷纷退散。

    可青玄是什么人...哦不对,是什么牛,哪会惧怕这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看着这手持利器的男子,铜铃大的双眼瞪得犀利,似乎看穿了这黄发男子的本质,身上散发着的腥味恶臭比以往遇见过的更浓郁。

    这人,不是好人!

    在青玄的世界观里,不是好人=活该挨踢。

    “吃我一蹄!”

    青玄前蹄摆起,一蹄子就打中了黄发男子。

    破布一样飞出去的黄发男子懵了,周围的群众也懵了,连后面追来的警察也懵了。

    啊...

    这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另一边,在刘子扬享受着阖家欢乐的时候,门铃突然被按响,打开门见到一伙黑色西装的人在门口,一下子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一个看起来面容和蔼的中年男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们是国家古董调查局的,你可以称呼我为老周,请问您是刘子扬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啊...你好,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证件。”这老周出示了一波证件后和蔼的笑道;“我们查到您这里有一件非法所得的古董,特意来调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刘子扬人都虚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古董生意听起来合法吧,收来的古董都是真金白银有证的。

    但你收来的途径是合法的,鬼知道你的上家获得古董的途径合法不合法。

    谁知道呢,这些事儿。

    于是乎刘子扬也只能含糊其辞道:“这个...嗯,没事儿,你们调查吧,我身正不怕影子歪。”

    “别紧张,就一件古董。”老周笑着说道:“一个商代的青铜酒樽,我们怀疑他是盗墓贼通过非法途径盗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商代的青铜酒樽?”

    刘子扬想了一下,这不就是那个被大仙拿走的奇怪酒樽吗?

    “抱歉,那玩意已经不在我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你这儿?”

    原本老周脸上的笑眯眯一下子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严肃的态度:“不在你这儿,那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被人买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买走了?”

    “抱歉,客人的事儿我们不会随便透露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刘子扬倒是十分恪守原则,客户信息能随便暴露的话他这店还开不开了?

    不过这里老周也没有强求刘子扬透露,而是说道:“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,祝您...生活愉快。”

    言罢便和他的同事们一起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让刘子扬有些意外,这国家部门的人这么好打发的吗?

    以前他不是没有和公家打过交道,那是一个比一个凶猛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都有有些怀疑眼前到底是不是真的公家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老周虽然走的痛快,但离开之前他还回头说了一句,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的。

    “永远不要试图去掌控无法掌控的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试图掌控无法掌控的事物...”

    刘子扬忍不住想到了那酒樽的功效,能让人进入沉沦的梦境之中。

    难道眼前的这些官家人员并不是为了所谓的走私而来,而是...为了这酒樽本身的原因而来?

    离开之后,老周直打了一通电话,汇报真实情况。

    “收容失败,收容物丢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