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历史军事> 抗战之铁拳特攻队> 第03章 伪装,秒破(大章求推荐)

第03章 伪装,秒破(大章求推荐)

书名:抗战之铁拳特攻队| 作者:锅巴王| 本书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岳刚看到,一位战士将那位光头瘦弱兄弟背过来。

    他着郑重地向光头兄弟敬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光头兄弟不断武功高强,身手灵活,而且非常英勇,冒着鬼子的枪林弹雨,径直冲出去接电线,可惜被榴弹炸飞。

    刘继业伤感地说:“孙小猪啊,出身少林,一身武功,特别是轻功,绝对一流。可惜,可惜呀!”

    他擦着眼泪,但没办法,战争是残酷的,总会有牺牲。

    孙小猪被放在地上,双眼圆睁,一动不动,满脸烟尘。

    岳刚取过毛巾,倒水上去,为孙小猪擦脸。

    命丢了,但人必须干干净净去轮回。

    擦到鼻孔时,他突然感到有些气息,虽然微弱,但的确有啊。

    他迅速再测试,真有。

    看来,他只是被震休克,没死。

    岳刚当即抛掉毛巾,猛捶孙小猪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咣咣咣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兄弟一看,愕然,就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刘继业一挥手,制止出声。

    身为黄埔高材生,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岳刚捶打几十拳之后,孙小猪咳嗽起来,眼珠开始转动。

    刘继业大叫:“醒了,醒了,和尚活了。”

    岳刚长吁一口气,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能救活战友,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孙小猪回过神来,惊奇地大叫:“阿弥陀佛,和尚没死,榴弹都炸不死本和尚?感谢佛祖,感谢观音菩萨!”

    刘继业哈哈大笑:“孙小猪,是刚子救了你。”

    孙小猪愕然:“刚子,那个怂货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朗声道:“不仅仅是你,就连我们,都是刚子救的。”

    孙小猪不信,盯着岳刚:“怂货,勤务兵,你有这个本事?”

    岳刚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这时,何排长提着引爆器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营长,战场打扫结束,机枪、掷弹筒、弹药,还有五十套避弹衣、头盔,全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很高兴:“好,我们的火力至少增加数倍。另外,有了这些避弹衣,等于多了几条命。刚子,都是你的功劳啊!”

    岳刚高声道:“这是营长的功劳,兄弟们的功劳!”

    这是真心话,没有营长身先士卒,没有兄弟们浴血奋战,大桥早就被鬼子占据了。

    华夏,永远不缺英雄,不缺勇士!

    突然,何排长看到孙小猪,惊讶地大叫:“和尚,你没死?”

    孙小猪说:“何达武,你希望我死是不是?”

    何达武拍着孙小猪肩膀:“好家伙,炮弹都炸不死你。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对了,营长,马上炸桥吧。”

    岳刚看向大桥,真不想现在炸毁,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刘继业知道岳刚所想,但不想冒险,万一出现意外,就会影响保卫战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何达武提醒:“营长,别犹豫了,炸吧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沉吟着:“何排长,知道鬼子大部队的位置吗?”

    何达武回答:“枪炮声已经停息,阻击部队要么撤退,要么全军覆灭了。按道理,鬼子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思考起来,到底是等待,还是马上引爆。

    何达武给岳刚一个熊抱:“刚子,真有你的,什么时候变成神枪手了?没有你,我们就成仁了呀。”

    岳刚拍着何达武的肩膀:“何大个,只要严格训练,你也可以成为顶级狙击手。”

    从前身信息看,他平时管对方为“何大个”,这家伙一身横练功夫,身体强壮得像一头熊。

    他本是道士,道观被鬼子炸了,一气之下,投靠了刘继业。与孙小猪一起,成为刘继业的“哼哈”二将。

    岳刚一看何达武身材,就知道是当特种兵的料。

    何达武迷惑:“训练,你什么时候训练?当兵才一个月,而且是勤务兵。”

    岳刚笑道:“近水楼台先得月,是营长秘密训练我的!”

    刘继业大声道:“对,刚子是我学生,一切都是我教的。”

    何达武狐疑,摸着大脑袋。

    刘继业下了决心,还是马上引爆,免得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:“刚子,奖赏你,由你引爆。”

    炸如此重要的桥,支援保卫战是极大荣誉,能吹半辈子。

    岳刚也不推辞,按过引爆器,虽然他很想等鬼子上桥再炸,但也理解刘继业急于完成任务的心态。

    何况对方是营长,下达了军令。

    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。

    何达武突然说:“看,有人来了,是我们的人,溃兵。营长,等他们过桥再炸吧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举起望远镜观察。

    果然是一群溃兵,近百人,他们衣服破破烂烂,拿着中正式步枪,向桥梁跑过来,离桥梁约三百米。

    孙小猪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,上天有好生之德。”

    何达武冷笑:“既然如此,为何你那一寺和尚都被鬼子杀了?”

    孙小猪无言以对,一寺五十多人,只有他跳墙逃得一命,至今想来都令他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“刚子,让他们过来。”刘继业说。

    “营长,让我看看。”岳刚觉得疑惑,“后方不是鬼子占了吗,他们从哪里钻出来的?”

    刘继业把望远镜递给岳刚:“这里有山有岭,或许藏在树林里,看到我们消灭鬼子,这才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岳刚举起望远镜观察,立刻道:“营长,他们是鬼子化装的。何大个,机枪准备。另外,叫兄弟们穿上避弹衣,戴上头盔。”

    何达武看看刘继业,见对方点头,马上做准备。

    刘继业不解:“刚子,怎么知道是鬼子?”

    岳刚笑道:“其一,这些人个子矮小,可能是倭种。其二,他们有不少是罗圈脚,倭人经常跪坐,罗圈脚较多。其三,他们虽然矮,却很壮实,营养充足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恍然大悟:“对呀,我们的士兵虽比倭人高,但大多数瘦弱,面黄肌瘦得多,体重与对方相差二十来斤。”

    岳刚道:“其五,神情凶猛,脸带煞气。这种神情,是鬼子的标志之一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震惊地看着岳刚:“刚子,你为何懂得如此之多?”

    岳刚淡淡一笑:“醍醐灌顶啊,还有,我是你的学生,一切都是你教的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哈哈大笑:“刚子,引爆吧。”

    岳刚摇摇头:“现在引爆,太可惜。如果鬼子坦克、大队伍在桥上,那才炸得过瘾,贡献更大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杀敌更多,功劳更大。

    刘继业眼睛一亮,心有所动:“这些鬼子如何处置。”

    岳刚冷笑:“他们只有中正式,连轻机枪都没有,弹药也不多,与靶子何异?桥梁狭窄,两挺机枪一封锁,还能上天不成?”

    刘继业眼睛发亮,一拍双掌:“娘希匹,干他!”

    何达武、孙小猪送来两套避弹衣、头盔,请刘继业、岳刚穿戴,两人并不客气,立刻穿上。

    按道理,鬼子身矮,避弹衣并不适合众人穿。

    幸亏那些鬼子全是特战队员,业挑细选出来的,属于矮个子中拔高佬,身体的高度与华夏人差不多。他们的避弹衣,岳刚他们穿起来正合适。

    这时,“溃兵”已跑到桥头,离沙袋阵地一百多米。

    刘继业喝道:“他们是鬼子化装的,给老子……”

    岳刚马上阻止:“放近再打,争取第一轮干倒一批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果断地:“以你的枪声为准。”

    岳刚也不推辞,举起“刘枪”,瞄准冲在最前面军官。

    “溃兵们”冲上桥梁,狂奔。

    他们认为成功在望,只要跑过桥梁,就是胜利,功劳大大的,光宗耀祖。

    军官狂叫:“兄弟们,别开枪,我是暂8师的,暂8师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是朝生平饭少佐,联队长儿子,为人骄傲,好大喜功。

    他一心抢桥立奇功,既为父亲争光,又可晋升至中佐。

    嘿嘿,以智取桥,绝对一段佳话!

    他狂叫:“日军还在后面,不要急,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刘继业冷笑,完全肯定对方是鬼子,华夏士兵称日寇为鬼子,哪有叫日军的?

    朝生平饭加速,带着上百“溃兵”冲到桥梁中央,离轿头只有五十来米。

    他不由狂喜,以为胜券在握,光荣属于他。

    殊不知,死亡才是他的归宿。

    岳刚淡淡一笑,扣动板机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朝生平饭胸口中弹,痛得嚎叫一声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知道被对方识破了,可如何识破的?

    一句话不问就识破?

    还有没有天理?

    何达武与孙小猪当即扫射,掌控着两挺轻机枪封锁着桥面,子弹欢快地扫射过去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在狭窄桥梁上,鬼子无法躲避,纷纷被机枪子弹击中,嚎叫着倒在桥梁上,尸体枕藉,非常悲惨。

    朝生平饭知道完蛋了,但在桥中间,不可能撤退,否则将后背亮给对方,更无生机。

    强突还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站起来,嘶叫:“天皇板载,天皇板载,冲啊,冲啊!”

    岳刚对准他的头颅,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朝生平饭头颅爆裂,一头栽倒,升官梦终结,只能在地狱沉沦。

    剩下的鬼子高呼“板载”,拼命冲锋,但没用,两挺轻机枪就像两个死神,挥舞着镰刀,收割着他们的贱命。

    别看何达武之前是道士,孙小猪是和尚,但两人均已还俗,身怀天大仇恨,变成怒目金刚,一心降妖魔。

    他们的扫射,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刘继业看着一桥的鬼子尸体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猛白岳刚肩膀:“刚子,你又救我一次。要不是你,我们就被这一百多鬼子包圆了,保卫战将更加艰难。刚子啊,你是我们的福星啊。”

    何达武、孙小猪等人一阵后怕,看着岳刚,涌出一股谢意。

    岳刚看了看“溃兵”尸体,暗忖:这些鬼子很聪明,做事极其果断,显然是高手。

    鬼子能人很多,我初来刚到,绝对不可大意。

    身边全是兄弟们,绝不能让兄弟白白牺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