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玄幻奇幻> 大巫司天> 第五百七十章 少家军

第五百七十章 少家军

书名:大巫司天| 作者:食百骸| 本书类别:玄幻奇幻

免费小说 www.xs26.com,最快更新大巫司天最新章节!

  与公子昂交谈回来,少忘尘一路都在沉思。

  他缓步走在林子里,林子里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,却唤不醒他观赏的思绪。

  公子昂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,没有任何疑问。这个世界上能对巫师如此了解的,又是与自己息息相关的,目前怕也唯有公羊讳一人,而这公子昂,怕也就是公羊讳那诸多所谓儿子之中的一个,其实也不过只是公羊讳豢养的人蛊罢了,在公羊讳的眼中,公子昂也好,其他人也好,都不过是随时都可以抛弃的蛊虫,因为他可以制造更多,更多。

  “公子昂显然对公羊讳的做法并不认同,但无论是出于自己的遭遇也好,那所谓的亲缘也罢,公子昂都算是一个可怜人,如此说来,他的那些行为,想起来也不过是受了公羊讳的影响。可话又说回来,蛊虫完全受命于巫师本人,即便是有了心智,成为蛊皇、圣兽一流,但凡创造他们的巫师还活着,他们就要受到全面的制约和监控,公子昂如此‘诚心诚意’地来找我求助,也难保不是公羊讳的意思,假借公子昂来靠近我。”

  “嗯……倒也不全对,他如何会想不到,如我这般已经走到了今日,对于心机城府这种事早已经见怪不怪,公子昂的身份几乎不必去怀疑,那么自然也要怀疑到公羊讳的身上,他如何会想不到?又莫非,他是明知如此,偏要一赌?”

  少忘尘心里复杂之极。

  公羊讳,他只如今才听过几次的名字,却叫他有一种近乎于天生的排斥,那仿佛是命中注定了的,逃不脱。

  正在走出林子之时,天空之中忽然划过几道流影,速度之快,令人咋舌。

  少忘尘的思绪一下子被这几人打破,他如今的目力何其了得?他当即就看见,那是四匹洁白银光的天马,挥动着翅膀一步千里,直奔公子昂所在的山头茅庐飞去。而天马的背上,是四个身着玄黑铠甲的将士,头盔重剑,血气方刚,气势浑厚。

  “咦?这不是父亲手底下的少家军吗?那人仿佛是……杨毅?”

  少忘尘之前虽然是太尉府之中最不得宠的儿子,甚至连寻常下人都可以随意欺负他,但是好在他自己心性不错,之前又有安宁公主护着,所以在几次聚会上,他倒也是见过场面的。尤其是他如今成为休遗的养子,而休遗则是被册封为郡主之后,他的身份地位也水涨船高,虽然那时并不是他本尊,但是通过气血相连,便是与他本人一样,见之所见,闻之所闻。他倒是在太尉府中见过不少少戎狄手底下的将士,毕竟是同僚,少戎狄又是三公之首,来拜见的人可不在少数。哪怕是修真者有传音之功,但为了尊重,也绝对会亲自到场。

  杨毅自然更是熟悉,之前在太尉府之中担任过少忘尘几个人的修真导师,虽然时间并不久,但终归是认识。

  杨毅的修为如今也不错,足有十七品隔垣洞见,看他身上的铁血煞气,可见是在战场上又走过了几回,多了突破的机缘。

  只不过如杨毅这班人也只是落在这四人之中的最末,其他几人的修为都略微比他高出一头,为首之人,修为更是有二十二品过去未来,这足以在天玄王朝领一个不错的将军头衔。

  “这些人怎么来了西临?而且人数如此之少,莫非是父亲下达了何等密令?”

  少忘尘看了他们去的方向,心中或多或少有些警觉,尤其这些人又是自己最在意的,他的父亲的属下,他自然忍不住要去一观究竟。

  尾随着来到那些人的身后,少忘尘果然就看见他们一行人停在了之前所在的公子昂的茅庐之前。

  气氛很是不好,空气之中弥漫着若有似无的杀气与凝重,公子昂也已经从茅庐之内走了出来,看到这几人,面上挂起那熟悉的邪魅的笑容,只是眼神之中的凝重由然可见。

  战场上走下来的人,天生带着杀气,天生带着杀人与战斗的技巧,那是从生死边缘领悟的生存法则,所以往往修为相等的两个修真者,在不算计法宝与后援的情况下,将士,往往是胜利者。

  公子昂的修为也不过只是二十二品,与那四人之首的修为相等。他虽然有巫术傍身,但他本质乃是人蛊,所用之巫术可怜之极,这也是他在少忘尘面前从未卖弄巫术的原因,小巫见大巫,小巫不施术,何况他也根本算不上巫师。而这边,可是四个杀气腾腾的将士,由不得他不认真对待!

  “你们要来杀本公子?好啊,齐上吧!”公子昂轻蔑一笑,看似轻松写意,实际上却是暗自戒备。

  为首的将士手按腰间重剑,略微倾斜之下,剑锋露出些微,竟是寒光四射,杀气浓重,空气之中好似已经弥漫开了血腥味和烽烟味,已经叫人心中压抑。

  “贵妃娘娘要杀你,你自然是活不得!”那将士手上忽然展开一卷画轴来,画中之人正是公子昂,脸上邪魅的笑容简直不会有错。些微丝丝袅袅的血脉之气凝聚成一缕青烟,直接被那将士打向公子昂所在,公子昂浑身一阵,结界包裹自身,那血脉之气便好似不要命似的急切地撞击着结界,仿佛急于回归的游子。“虽然没有相和,但也算是验明正身,很好,那就束手就擒吧!”

  “束手就擒?”公子昂闻言便轻蔑地笑了:“你们上战场,都是直接叫人束手就擒,对方就会束手就擒的吗?若是如此,这天底下的战役还真是简单呐!”

  “哪里来这么多话,将士们!”那为首的将士脸色骤然一冷,浓眉倒竖,煞气十足,猛然一喝,便好似平地炸雷一般。

  “末将在!”身后三人顿时提气喝道,竟是搅动了四周云霭阵阵翻滚,宛若也惧怕这煞气。

  “将此人拿下,归案!”那将士喝道。

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当即,身后三人仿佛已经训练过无数次,已经配合了无数次一般,极为默契地分散开来,一人左前,一人正中,一人右下,而那为首的将士,恰恰占据了最主要的杀位。

  动作之迅速,简直不及一瞬,可见少家军的训练素质有多高。

  少忘尘心底看得暗暗咋舌。

  “父亲麾下的这些将士果然不凡,比起北隅那些城主的军队简直不可同日而语,这般战斗的素质,配合起来组成阵法,攻击力将成倍成倍的增加,难怪公子昂也不得不慎重。”少忘尘心里想着。

  公子昂的确是不敢大意,手上一翻,整条右臂都变成了一条宛若柳枝一般的物体,可大可小,可长可短,竟是如自己的身体长在一处,挥动之时如同灵鞭,威力可见一斑。

  “嗯?这是……这莫非就是公羊讳豢养人蛊之法吗?将这些人蛊喂养成认不认,畜生不畜生的模样,可谓是取之所长,避之所短,但这样一来,这人也不是人,物也不是物,有了神智,那才叫真正一个难过。”

  少忘尘自然是一眼就看出,这像柳枝一般的手臂,才是公子昂真正的本体,甚至他其他的部位,包裹整个人,也可能根本就不是人性。修真者一旦到了胎神境界,肉身是可以转换的。

  “娘娘说得不错,果然是妖物!”为首那将士一瞧如此,当即冷哼一声,手指一挑腰间的重剑,重剑顿时飞射而出,在半空之中盘桓半周,便化作一把如同门板一样的巨剑,直接悬在众人的头顶,压力顿时向地上投射而来,就好似头上悬着一座泰山,随时都要压下来一样的叫人压抑,压抑地要吐出血来。

  “好强势的重剑,这重剑本身的品阶不过是圣品,但是因为杀戮过多,竟是有一种百器诚服的将者之气,绝对堪称是精品,怕是一般的仙品法器遇到这般气势,也要弱上三分!”

  少忘尘倒是知道,少家军的将气便是不敬天地,不畏鬼神,一往无前,战死不入轮回,化作鬼将,继续作战,那是一种绝对崇高的信念。

  若非是如此,少戎狄纵然有超绝卓然的修为,也绝对成不了三公之一,要让皇帝也要惹不住暗自提醒,将安宁公主下嫁给少戎狄,安宁安宁,便是要让少戎狄懂得安宁之道。

  这重剑的气息了不得,便是身在外围的少忘尘犹且觉得心神巨震,更何况是被那巨剑直接压顶的公子昂,竟是直接被压地七窍流血。

  公子昂如今的肉身是何等的厉害,怕是寻常王品、圣品的法器也难以损伤分毫,要知道,蛊,最要紧的便是肉身的变化多端与强大。能被这重剑压到七窍流血,可见威力。

  但若说要当真伤害到了公子昂,那也是不可能,毕竟这也是堂堂一个二十二品过去未来的高阶修真者,真本事还是要有一些的。

  “真是可恶,那贱人居然敢如此忤逆我!”公子昂气得不行,这伤虽不是什么要紧的伤,却也足够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。当即他便咒怨起蓝漪来,眼神之中的恶毒,就如同是悬在蛛丝之上的黑寡妇,正在准备靠近那只正准备罗网的昆虫。

  “你们当真以为本公子会怕你们?可笑!既然如此,你们就死来吧!”

  【认认真真写个PS吧,这本书写到现在也十个多月了,我起码是做到了,不断更,每个月的24日加更,本来也的确可以简直到完本,但是找到工作之后真的是太累了,累到感冒了一个月,咳到痰中带了血丝,还是没有时间去挂盐水,也只是每天吃梨,吃药,但是也好不了。因为累,晚上越来越渴睡,八点多就觉得昏天黑地,但是后半夜又怎么也无法安睡。我如今的工作挺轻松的,包括写书,也的确很轻松,因为架构在我脑子里,无论有多少人对这本书嗤之以鼻,但我都目前为止都还认认真真的写着,包括每一个局,每一个坑,跨越了数十章数百章的坑,我都记得。我知道什么时候填坑。我自一开始就说过,这不是那打怪升级的书,所以无论有多少人骂,我依然坚持着,虽然我决定以后绝不写这种类型的书,虽然也的确写得不咋地哈哈哈。可是真的累,心累。我可以将写书当爱好来写,可是当没有任何回报时,也难免怀疑。我不是那什么圣人,可以为了爱好而放弃温饱,我也是女孩子,想要买这买那,并且我不喜欢用别人的钱,那么只有努力工作,写书这方面……除了苦笑,依然是苦笑,那什么拯救你,我的爱好。我原本打算写到200万字再断更一段时间的,但是我这感冒再不去挂盐水,怕要咳出哮喘了,所以还是先放一放吧,也许哪一日,我重新回到已经温饱,可以不追求利益的来操作自己爱好的时候,我会来续写。但也许,我会弃坑,因为很累,真的。

  我曾经给我的主角少忘尘写过一句话,但不是在文中,希望与君共勉吧!

  小觑红尘事,事事翻尘嚣。千秋乱了慈悲心,叩山躲得尘世尘。问心酸,省贪嗔,公平两字扰清甚,古来一事少忘尘。

  ——食百骸·笔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