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玄幻奇幻> 风流炼金师> 阿三大哥RCA胳膊

阿三大哥RCA胳膊

书名:风流炼金师| 作者:妖血师| 本书类别:玄幻奇幻

免费小说 www.xs26.com,最快更新风流炼金师最新章节!

  九十年代,改革开放的计划刚刚提出,辛庄是座南方大山沟里的偏僻小村落。

  林学涛是辛庄土生土长的男娃,按照父亲的心愿,回到辛庄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代课老师,他觉得日子过得也还挺踏实。

  这天是难得的星期六,傍晚,吃过晚饭,林学涛早早地洗了澡。不一会儿,村头的强子一手拎着几个手工编制的竹笼子,腿脚利索地来到林家房前的晒谷场上。看到林学涛的父亲林国庆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抽旱烟,笑眯眯地上前,粗门大嗓地打招呼:“庆叔,吃过啦?”

  “唔。”

  “涛子在家不?”

  “在哩!刚洗完澡,等你老半天了。”林国庆自顾地叼着嘴里的铜烟嘴,回他。

  正说着,刚刚换好衣服的林学涛已经听到强子的声音,从屋里跑了出来。

  “嘿嘿!你这小子,去城里念了几年学,还真学会了不少洋派头啊!不就是上山抓几只野兔子么,又不是烧香拜佛,还沐浴净身呢!”

  看到整洁一新的林学涛出来,强子打趣地说道。

  “去去!说啥呢!”

  林学涛没好气地瞪了强子一眼,从对方对手拿过几个竹笼,。

  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上山了,以前只听村里人说强子捕猎是如何如何厉害,一直没有亲眼见过,夜里风高月黑的,自己跟村里的男人们比起来,胆子也算小,一直也没去成,今天好不容易待到个周末,天气就好,见到强子家伙什都准备妥当了,就恨不得立即飞进山里去。

  “爹!那我跟强子上山啦!”

  林学涛回头冲自己父亲扔下一句,一只脚已经迈向山口的方向了。

  “庆叔,那我们先走啦!您就等着明天野味下锅吧!”

  强子自信满满地冲林国庆吼了句,胸脯拍得砰砰响。

  “天黑,路不好走,小心着点儿!”

  林国庆平时一脸严肃古板,这会儿儿子头一回夜里上山,作为父亲,他不忘记关切地叮嘱一句。

  “放心吧庆叔!您平常不都说涛子胆儿小,该历练历练么,这不正好!有我强子在,还怕他丢了不成!再说,你家涛子虽然嘴不利索,脑子比咱比下人都利索着哩,咱们两搭挡一起,万无一失!”

  “哼!你这小兔崽子,嘴皮子真是说得比唱戏得还好听!”

  林国庆用旱烟杆指了指强子。

  月明星稀,初夏夜晚的凉风习习,林学涛跟着强子一路子脚步轻快地朝着上山的小路走去。白天强子已经特色了几个好地方,只等现在去放笼子,要是运气好,不用等天亮,下山之前,就能抓几个回来。

  强子的本名叫刘强,那可是林学涛从小一起穿开裆裤玩泥巴长大的好哥们,这小子念书没兴趣,早早就出来混了,为人不仅能干而且仗义,算是辛庄年轻一辈里比较小有名气的角色。

  一路上两人胡七海八地侃着,山沟沟里没啥娱乐活动,好容易有这么个机会,林学涛难掩兴奋之情。不过,自打到了半山腰之后,强子就下了封口令,到了猎物的范围了。

  不敢开手电,两人就借着月光,朝着白天物色好的那几个地方摸去。都是一些没有人迹,背劲的地方,要不哪儿能逮到猎物呢,路虽然不好走,好在强子从小在山里长大,闭着眼睛也了如指掌。没多久功夫,东边的两处放置笼子陷阱的地点,已经找到。

  两人小心翼翼地放好竹笼,又用树枝树叶轻轻盖上,伪装一下,直到从远处看,完全没有了任何痕迹。

  这边安好陷阱之后,强子说:

  “西边还有两处好地方,咱们也去下两个笼子,要不猎物不够咱两家分的!”

  林学涛同意,于是两人又一路穿过丛林,往西边摸去。

  强子在林学涛耳边小声提醒:

  “手脚轻点儿,陷阱咱们已经下了,这会儿更不能惊动猎物了,要不然这趟白跑!咱们绕远点过去!”

  林学涛一听,心中有些暗暗叫苦,完全没有路,四周又一片乌漆嘛黑。不过到了山里,强子是老大,一切都得听他的,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刚刚走了五分钟,强子脚下又停了,侧着耳朵听了听,走出几步,又停下。耳朵都竖起来了。

  “咋了强子?”

  林学涛好奇地问。

  半晌,强子缓缓转过头,嘴里呼吸变得粗重起来,两只眼睛在月光下贼亮。

  “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“啥?”林学涛困惑地皱起眉头,把两只耳朵也竖起来,但就是没有强子这种天生的猎人灵敏。

  “嘘……涛子,今天啥日子?咱们不会这么走运吧?”

  强子压着嗓门,指了指身后刚才他们走来的方向。

  果然,隐约间,就在他们刚才放竹笼的大概位置,时不时传来一两声微弱的脆响,像是重物踩断地面上的枯枝。

  “刚刚才放下笼子五分钟,就已经……”

  林学涛一时激动得难以自抑,胸口扑通扑通乱跳。

  两人迅速转身,林学涛本想以最快的速度奔回去,不过经验老道的强子还是拦下了他,示意他没看到猎物被笼子里的夹子夹到之前,还是得小心翼翼地靠近。

  五十米,三十米,二十米,在离放置竹笼大概十米远的地方,两人不约而同地突然站定了脚步,跟中枪似的齐齐蹲下了身子,躲在一蓬漆黑厚实的灌木丛旁。

  透过灌木丛缝隙中洒落的点点月光,在林学涛与刘强两人屏息凝视中,两个黑色影子躺倒在地,死死地缠在一起。压在上面的那人影狗熊般趴在另一个黑影上,狠命地抖动着自己的腰肢,发生阵阵沉闷轻微的啪啪撞击声,弄得身子下面哼哼唧唧地不绝于耳。

  夜色下的树影里,两人面目全然不见,只有被压在地下的那人褪下裤头后露出的一截白花花的屁股,很是丰满厚实,白得扎眼,白得让林学涛胆战心惊。

  林学涛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得傻了眼,对于他这个毛头小子来说,这可是头一次亲眼撞见人偷情,顿时脸上一片火辣辣的像要烧起来,转眼一瞅涛子,涛子两眼都直了,喉头一阵涌动,直咽口水。

  “强子!强子……”

  林学涛拉了拉涛子的胳膊。压低嗓门在对方耳朵喊了两句,哪知涛子就跟长了根似的,纹丝不动。

  “干啥?别动!嘘!”

  强子一甩手挣脱开林学涛,又赶紧作了个安静的手势。

  “走……”

  “走啥?这么好看的节目,走啥!”

  强子一伸手把林学涛按住在原地。

  林学涛面红耳赤,连呼出的气都变热了,只是低着头,不敢再朝眼前的两个黑影处望去。

  一阵粗重的呻吟声再次令林学涛的神经崩紧,他下意识地抬头再朝那两个黑影望去时,男人死命的揪住女人的头发,一连抽搐般挺动了十几下,两个黑影同时发出一阵哼哼。接着四周归于沉寂。

  男的从地上爬起来的当儿,刘强猛地一把按下了林学涛的后背,自己也朝地面低趴下去。

  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整理衣服的声音,最后是几声清脆的皮带金属扣的声响。叭在地上的林学涛和刘强再瞄过去,完事后的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,坐在地上,嘴里还在重重地喘着气,斜着眼瞥着地上那团白花花的肉,似乎意犹未尽,伸开大手掌,在上面摸了两把,并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。

  女人仰面躺在地上,任由那只手胡乱地游走一气,可直到最后那手也只是摸了摸就又缩回去了,女人有些意兴阑珊,慢慢吞吞地直起腰,坐了起来,一件件地整好胸口的衣服,又提起裤子,伸手将脸上凌乱的头发捋了捋,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,转过身钻入一旁的小路里,消失在黑暗中了。

  林学涛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厉害,感觉身下硌得慌,挪了挪腰部,忽然发现自己裤裆那玩意已经坚硬似铁,戳在坚实的地面上,难受得紧。当下不禁脸上又是一阵火辣辣。幸好天黑,旁边的强子注意不到这一点。

  扭头朝强子一望,他也丝毫没有想动的意思。林学涛是个机灵人,心里清楚,早先两人干事那会儿不走,现在这会儿四周静得出奇,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。

  树影下,坐在地上那黑影从衣兜里摸出一包软盒烟,抽出一支放在嘴上,哒的一声,手里打火机窜出一团明亮的火苗。

  火光映照下,一个四十几岁中年男人黑黝黝的脸堂出现在林学涛跟刘强的眼帘,惊得两人目瞪口呆,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。

  林学涛跟强子大气不敢出,一直低头趴在草地上。等了半晌,男人抽完了烟,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这才起身,一脚踩熄了过滤嘴,拍拍屁股,从另一条小道消失了。

  直到确定脚步声远了,林学涛跟强子这才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站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