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都市言情> 扶摇之鬼医毒妾> 第846章 回家最好

第846章 回家最好

书名:扶摇之鬼医毒妾| 作者:北枝寒| 本书类别:都市言情

免费小说 www.xs26.com,最快更新扶摇之鬼医毒妾最新章节!

  况且,此刻的她唇瓣红艳,脸蛋泛着红晕,双眸含着一汪春水,就这么看着他,容珏喉咙滑动两下,问:“说什么?”

  “想我啊!”

  慕轻歌理所当然地道:“我都说了!”礼尚往来也应该说一下呀!

  “嗯。”

  容珏唇瓣微扬,在她唇上清啄几下,给她将滑落在脸颊的头发拨到耳后,才低声在她耳边道:“甚想。”

  他放轻的声音又低又沉,钻进耳膜,慕轻歌觉得自己半边脸都酥了。

  心上却是莫大的满足。

  容珏摸摸她脸蛋,问之前因为外人在,一直没问出口的话:“累么?”

  她点头,软绵绵地嘟囔:“几个月的路,怎么可能不累?”

  太漂亮的话太心疼人的话,容珏是说不出来的,只是搂住她的手更温柔了,摸着她脸蛋的指尖也很轻地在她脸蛋上轻抚:“现在回房歇息?”

  “不要,途中累,现在不累了。”

  慕轻歌瘫着腰懒洋洋地趴在容珏怀里,将脸埋在他颈边,被容珏的气息包围着,舒服得禁不住叹息:“人真的好奇怪,舟车劳顿的途中是真的累,回到家里的那一刻,却所有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了。”

  家。

  容珏勾唇一笑,嗯了一声。

  “回家最好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慕轻歌说时,想到什么,又抬头看他,双手摸摸他棱角分明的脸庞:“瘦了,可是公事过于繁忙?”

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“最近歇息得可好?”

  “都好。”

  “你啊,什么都说好。”慕轻歌无奈,他能看出容珏脸上有疲惫,不过既然她回来了,该分担的肯定要替他分担,瘦了的身子也给他调回来便是。

  “话说,我记得端木流月当年不是娶了那个谁来着?”慕轻歌想起今天端木流月一脸幸福的模样,还有沐如星给他生的女儿儿子,丝毫未提起旁人,便禁不住好奇:“我今天说星儿是他妻子,他也没反驳。”

  容珏淡淡道:“吏家早就消失在这皇城里了。”

  “哦,对,叫什么吏添香对吧。”容珏一说起吏家,慕轻歌就想了起来,不由感慨道:“看来六年里发生了许多事啊。”

  不过想想也是,六年岁月,她的孩子都这么大了,周围的人和事又怎么可能不变迁?

  容珏倒没有跟着感慨,语气没什么起伏地道:“对我而言,现在一切都没有变。”

  慕轻歌一顿,片刻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旁人的变迁跟他无关,他并不关注。

  她回来了,他的一切都没有变。

  确实,每个人都是过着自己的日子,也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。

  慕轻歌不由得把容珏漏得更紧了。

  两个就这么一个趴在人怀里歇息着,一个搂着人,一路从边疆战事的调和和收尾事宜聊到四国情况,再聊到现今朝廷状况。

  这时,慕轻歌问了一句:“父皇现在身体状况还好吧?”

  “嗯,比战事时好了不少。”

  慕轻歌不知想到了什么,眯眼脑袋在容珏脖子上钻了钻,“身子调理好了,我看父皇的面相也知他是个长寿之人,既然他身体尚好,暂且你们兄弟之间也能和平一些。”

  容珏知她想说什么,指尖轻抚她脸蛋,目光远眺,看着外面橙色的,柔和的阳光,微微眯起眼淡淡说了一句:“我们不趟这浑水便好。”

  生在帝皇家,哪能独善其身的。

  不过,这些话慕轻歌没说出口,现在大家兄弟和睦,家国和平,岁月静好,大家珍惜当下就好。

  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说。

  毕竟风云变幻,无人能预料。

  “啊,好舒服啊……”

  慕轻歌忍不住叹息,伸出三根手指噘嘴道:“我感觉我这样能躺三天。”

  容珏弹了一下她额头,“大言不惭,你还三天呢,三刻钟你都待不了。”

  慕轻歌也不反驳,慵懒地趴在他怀里闭上眼什么都不说了。

  容珏轻吻一下她额头,轻拍着她后背,也静默下来。

  此刻四周寂静。

  容珏以为慕轻歌会睡着的,打算等她睡着就抱她回房去睡得舒服一些,没想到一会之后,慕轻歌下巴抵在他胸膛,抬首看他,问:“一会可有事情要忙?”

  容珏摇首,问她:“歌儿有事?”

  “没。”

  虽是如此说,她却直起慵懒的腰肢,挣着要从容珏怀里下来。

  果然是待不了三刻钟,容珏无奈摇头,按住她腰肢不让她动,“怎么了?不先歇歇?”

  虽然她刚才说她不累,但是她颠簸这么久,他却舍不得她到处跑,还是更希望她好好休息。

  “我充满电了,现在能量满满。”

  “充满电?”能量满满?

  容珏没懂。

  慕轻歌也没解释,从容珏怀里下来,不等他说话就牵着他的手拉着他往外走:“离开这么久,也不知道家里有什么变化没,我想看看到处去看看。”

  容珏一脸无奈地被她拉着走,一边走一遍说她:“家就在这里,又跑不了,什么时候看不行?”

  “但我现在就想看。”

  迫不及待的想看。

  这个渴望,从她这一次回来,踏进珏王府就开始了。

  一开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刚才岁月静好,宁静满足的时候,她才真正的想明白了。

  是因为家。

  其实关于家这个词儿,慕轻歌一直都是模糊的。

  上辈子家庭不完整,再加上羁旅在外鲜少享受过家庭的温暖,让她对家这个词感触并不深。

  甚至她跟容珏是夫妻,她跟容珏相遇相爱,她好像也没有太安定的家的感觉,这个珏王府,她从嫁进来那一天,就只去过自己感兴趣的地方,对这里好像没有太大的感触。

  直到现在,又或者说直到分别六年,再到战事爆发离家参战,这么长的时间里,她渐渐地有了一个‘家’的概念。

  她想容珏,想容湛。

  她想他们三人生活在这里。

  这个地方,就是他们的家。

  她刚才在容珏怀里,看着这个房子,觉得很满足,和平和,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么舒适的时候了。

  然后,她才想起,她之前一直都说珏王府,很少说到一个家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