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免费小说> 女频频道> 上神徒弟是病娇> 染尘——将隐晦演到最尽兴

染尘——将隐晦演到最尽兴

书名:上神徒弟是病娇| 作者:平戈| 本书类别:女频频道

    我,染尘,本该是妖族最尊贵的孩子,却因为爹不疼娘不在,成为了树妖跟前的一个小侍童。

    幸好,树妖爷爷对我还不错,在它跟前没几日便不再让我做那些粗使活,而是教习起了修炼之道。

    我自认我的资质还不错,可就是没办法像其他的妖族一样有自己的一席之地,后来我才知道,是我那个特别不待见我的父亲使的诈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是谁,但我觉得她如果在,一定不会让我流落到这种境地。

    父亲让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当上了妖皇,而他好像被什么在追杀,不得不逃离了妖族。

    时间绵延很长,我也在没了父亲打压的环境中成长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这个哥哥虽然戾气重好杀生,但终归对我还过得去,没有过分苛待于我,反而愿意让族内的长辈教我修炼术法。

    可是好景不长,他被一个神族的上神给灭了。

    说不上难过,也说不上高兴,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,坏事做多了终究得了报应。

    妖族一下没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连着很久很久都没有了新妖皇的诞生,直到那一日……

    又一个上神来了,是庇佑天下苍生的水神,我们都以为他是来帮助妖族振兴的,却不料他是带来灾难的。

    妖族疏于管理,难免会有很多小妖们跑出去作祟,这一来二去竟然是惊动了这位大神。

    毫不意外地地我们被打进了一片荒野之地,那个神仙更是以魂飞魄散的代价封印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特别想问他,我们妖族惹下的祸事值得他以这样的代价来对付我们吗?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个问题得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树妖爷爷为了妖族在这块贫瘠的地方能有些自然资源,毅然决然地以上百万年的修为来兑换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时,我意识到了责任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作为浮沉净君儿子的责任,更是作为一名妖族的责任。

    我让树妖爷爷帮我算了算日子,正好离我修为上一个层次不远了,我也暗暗下了决心,这一次妖族的担子我来扛。

    有树妖爷爷的力挺,又有多位看着我长大的前辈加持,我在修为精进那日被选为新任妖皇。

    而我的目标,便是带妖族离开这里,过上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我的想法还是太过简单,水神的封印太过强大,神族对妖族也多种忌讳,所以我找不到希望,更是暗暗祈祷上天,若是能有人帮我达成所愿,我愿为之付出生命。

    若是再来一次,我必定不会做这个祈祷。

    因为能带我们出去的那个人真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就是那个斩杀了哥哥的上神,更是封印了我们的那位上神的弟子,我更是听说,她的武力值不在她师傅之下,只是因为她的性格乖张,所以才没有什么好名声。

    我见过她,还曾用蛇影袭击过她,但被她那个小徒弟给挡了去,就在我以为她没什么厉害之处时,我瞧见了她仅仅是拉着她徒弟的手便已经破了我的术法……

    是谁说的妖族可以克制神族?

    我怎么觉得她才是来克我们妖族的?

    恭恭敬敬送走她后,我暗自想了很久,这个神仙看起来可比那个水神好说话多了。

    水神虽然博爱世人,慈悯为怀,可是越是这样的神越无情,但她不一样,她有自己的心思和想法。

    和我料想得一样,她也愿意和我合作,并且拿出了实打实的诚意。

    我知道,妖族的未来有了着落。

    跟着她走了一圈,我越发肯定了我自己的想法,她是个奇女子。

    不喊疼不喊累,哪怕被全天下都算计了也是自己背,没有抱怨,没有逃避,就这样硬生生凭借着一副身躯去面对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她身死时,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我立志要振兴妖族,却从来没有她这般豁得出去。

    后来她活过来了,去了蓬莱拿聚灵草。

    那一日我终于瞧见了她也会有那般萧索的背影,孤独又凄凉,即便身边有一群愿意为她出生入死的朋友,她还是很孤独。

    这不是爱情或是友情能弥补给她的东西,而是这天下欠她一份安稳。

    这可是披荆斩棘了几万年的战神,作为武器她已经杀得够久,可是作为一个有思想的神……她已经活得够累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摘了点花送给她,本想是告诉她这世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存在,不要因为眼前就气馁,但却被她来之不易的笑容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我能做的,无非就是和她说说话……

    直到我闭上眼的那一天,那个笑容都一直存在我的心里,我摸不清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感情,就像我找到了母亲时,我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愿意被她知道我的身世。

    她很尊重我的感受,所以并未多言,而是暗暗查清楚了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也看到了她因为我放弃了要杀掉父亲的想法,还创造机会让母亲与我相认。

    她信守了承诺,为妖族找了好地方,也有了好未来,而我却不太高兴了……

    落羽出了事,即便她面上云淡风轻,但是我能感受得出来她很焦虑,甚至还有了另一个崖香的出现。

    我想着自己当年祈祷时说的话,特地找了妖族的前辈询问了一番无果后,想着去找找黑无常商议看看该如何帮她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个血族找到了我,告诉我说异世录上说过,妖族的内丹可以杀死异界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来到鬼域时,我明显感觉到了言焱的杀意,也知道她对于我的真身很是喜欢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犹豫了一瞬,我便做出了决定,只要她还安好,那么妖族的未来就不必担忧,三界之内,也没人敢对她照拂的妖族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果断地以命换命,我将内丹打进了言焱的身体,她也剥了我的真身……

    神识涣散的那一刻,我几乎是用尽了这辈子学过的东西在硬撑,我必须等到她来……必须亲口告诉她这件事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一阵一阵地席卷着我的身体,其实现在放手……我还可以走得安详些,可是我的执念并不允许。

    眼前时不时地浮现出她的笑意,我这才终于发现,时间的魔力就是让你认清一个人,然后喜欢一个人。

    终于,她来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将我揽在怀里,第一次为了我而流泪,第一次求着我不要走……

    人生啊,所追所求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还有落羽,我也知道言焱会死,我更知道此后的她将会无忧……

    所以,我放心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将所有隐晦的爱意深埋进心底,为其付出生命却不打扰她的心意,我一个人明白就足矣。